欢迎加入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冷坑N年

   

一个神奇的短篇(abo,Matt/Danny,剧版)一发完

一个神奇的ABO…
Matt/Danny
电视剧版性格
形象…
反正Danny不是那个留胡子的形象就对了!
ooc注意!


Danny今天没有去公司,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灯光缤纷的大厅,超大音量的音乐,酒精,信息素…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去那里调查那个还不知名的组织的勾当呢,Danny现在可以说是后悔极了。
那是一个规模挺大的酒吧,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骚扰,Danny事先喷了alpha香水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但是除了那个组织的常驻位置,他没有在哪里找到其他什么有用的信息,还被几个大块头的alpha骚扰了几回,拜托,他已经把信息素隐藏得很好了!带了一身乱七八糟的味道跌跌撞撞地从酒吧出来,在里面的期间还被人灌了不少酒,导致他的脑袋晕乎乎的。
Bad night.
他这么想。
今天地狱厨房的晚上似乎还挺安宁的,他打算找一家小宾馆先住一夜,但是谁知道发情期却不期而至了。一定是那瓶从网上买的香水有问题。他在一条小巷里靠着墙喘气,信息素的味道开始变得浓郁,冲破了香水的味道在周身蔓延开来,谁知道会引来什么。
剩下的记忆都蒙上了一层雾,打斗,恶魔的身影,不听使唤的身体,还有颈后依然隐隐作痛的腺体。
迷雾似乎散开来了。一切的开端来自那个不请自来的醉鬼,而且他恰好还是一个alpha!这可不妙。Danny挪动脚步打算远离那个醉鬼,但是对方似乎已经察觉了小巷子里散发出来的味道,正转向朝里面走来。
很好,活体武器居然有朝一日会栽在一个喝醉的大叔手里,Danny感觉自己多年的辛苦都要因为这蒙上一层尴尬。天知道他当年性别分化时是怎样地石化然后又被来自体内的热惊醒。现在酒气包围了他,发情期无力的身体招架不住一个体型比自己壮的大叔,Danny很绝望地被醉鬼抓住双手,这种时候他的逃脱技巧什么的通通不管用了。
不过那个有着恶魔小角的身影帮了他一把,三两下就敲晕了那个醉汉,然后过去查看Danny的情况。Danny不知不觉地抓住了对方的手,他的信息素让他很舒服,也许是契合度比较高的缘故,反正比起刚才那环绕周身的酒气,现在这种带着点铁锈的信息素味道显然更舒服。
对方把他带到了楼顶,Danny猜想他应该是想给他找个安顿的地方,但是他似乎也被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影响到了,进入了轻微的发情状态。Danny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亲了一下小角恶魔的侧脸,因为是被背着的原因。对方似乎僵了一下,然后把他放了下来。重新站在地上的Danny不得不扶着他才站稳,这种副作用导致的发情期来得突然去得也快一点,但是效果不比正常的生理期逊色。
当对方吻住自己的嘴唇,带有铁锈的信息素味进入他的口腔时,Danny再一次做了一个他想来很不可思议的举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主动抱住对方,而且手意味不明地在他的腰上徘徊。
也许,遇到高契合的伴侣了吧。
记忆直接跳到了第二天,早上惊醒后匆匆地逃离陌生的卧室,也没有管厨房里还在忙碌的人,直接翻窗离去。陌生又挺好闻的信息素好像嵌入了他的身体,颈后的隐隐作痛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被一个甚至都不认识的人标记了!而且根据昨晚仅存的记忆,好像还是他自己主动的…主动亲吻小角恶魔,主动抱住他,导致alpha也进入了发情状态,而且最后也是…他其实可以推开对方的…吧?
Danny把奇奇怪怪的零碎记忆甩出脑袋,不行,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师傅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生气的,老天,他可是一直被教育着婚前守贞的啊!都怪那个气人的香水。
看着还摆在桌上的香水瓶子,Danny气愤地一把抓过来丢进了垃圾桶。
算了,反正自己也没有打算建立家庭什么的,随他去吧。Danny洗了把脸继续躺回自己的床上瘫着,早上急着跑回来的时候没有感觉,现在倒是感觉到了身体各处的酸痛。他需要好好睡一觉。
——————————————————————————————
Matt早上听见了他起床的声音,但是刚想进去,就又听见了他翻窗逃走的声音。他只好很无奈地吃掉了两份早饭,他知道他是谁,但是既然对方不愿意,那么就让他自己决定吧。虽然挺担心他的身体的。

-tbc-


Danny很不情愿地去上班,Ward已经打过好几次电话提醒他今天的会议有多么重要了,所以他是非到场不可了,而且他也没有理由拒绝不是么。虽然他还是想再去做自己的调查工作。
被咬破的腺体已经不会再像周围一样平坦,略微的弧度提醒着所有人这已经是一位有主的omega了。Danny无奈地戳了戳那个凸起,疼痛早在几天前就退去了,但是这个外形似乎随着alpha信息素的涌入已经不会再被改变。可恶的omega体质。他随手拿了一件高领的毛衣套上,反正现在也不是夏天,没有人会觉得奇怪的,吧?
“嘿Danny,你为什么要在西服外套里面套一件毛衣,现在没有那么冷吧?”Ward,这位他小时候的玩伴现在正有些嫌弃地看着他糟糕的搭配。
“呃,可能是我感冒了缘故?或者快感冒了?”很好Daniel,你果然不适合对熟悉的人撒谎。他尴尬地朝对方笑了笑。
Ward挑了挑眉,没有理会他的发小,“待会就要开会了,只要别惹出乱子,随便你穿什么。”
还好他是beta。Danny暗暗舒了一口气。
会议依然那么无聊,Danny走神在思考着如何对付那个组织的事。也许需要找一些帮手,不过他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了,也许克莱尔可以帮忙?
打定了主意,Danny在散会后就跑去了克莱尔的住处,但是很遗憾没有人在家。本来打算直接自己去那个常驻地址探个究竟的Danny想了想还是留了一张纸条,留个后路也没什么不好嘛。
依然是在晚上,他穿着那件黑色的连帽衫,隐蔽在大楼间的小巷道里面。他事先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所以没怎么费事就潜入了对面的仓库。
他顺利地撂倒了几个守卫,找到了正在进行着交谈的一帮人。这一切似乎都太顺利了,甚至都没有惊动什么人,就好像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诱惑着不懂事的小动物踏入!
天呐,他居然忘记了这个最基本的道理,先给糖果再反咬一口,这样的陷阱他可听得多了!正打算退回出去的Danny发现身后的路已经被包围了,眼前的那帮人也变得隐隐约约,最后消失不见,好一个立体投影。
Danny冷静地摘掉帽子,环视着眼前的敌人,显然都是一群杂兵,他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这是看不起他吗?
当他被按在地上,手肘和收我都被拷住的时候,他才后悔为什么那么轻敌。果然骄兵必败这句话不无道理啊。虽然,也许他的铁拳可以挣断手腕上的手铐,但是正勒着他的手肘的另一副铐子可没有那么好挣脱。
“喂,你们抓住我有什么用吗。”Danny瞪着这帮人的领头人。
“不,没什么,按照上面的规定,一切闯入者都只有一个下场,但是想不到今天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啊。所以不要急宝贝儿,等哥们舒服了说不定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Danny这才注意到周围的大多是男性的alpha,刚刚的打斗出了太多的汗,自身的信息素味道更多地散发了出来,而且身上的连帽衫也报废得差不多了。他感觉后颈被针扎了一下,有什么东西顺着血液在全是蔓延开来,带着一层热度,慢慢侵蚀着理智。
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他以前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关于这种药剂的介绍,类似于蒙汗药之类的,也许还有更多其他效果。四肢都没力气了,现在即使把身后的两副手铐换成马上快被氧化掉的尼龙绳子他也无可奈何了。
所以说,他真的有些讨厌自己的体质了。可恶的omega体质…
酷哦,居然在失去意识前有一次看到小角恶魔的身影了,这个幻影给满分…这是他睡过去之前最后的影像。
“你好,我是Jassica,那个大个子是Luke,还有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恶魔先生。”Danny在克莱尔家的沙发上醒来,前面是一些不认识的陌生人,好吧,不能说不认识。
“Danny感觉好点了吗?还好我看到了你的留言,这些是我的朋友。”克莱尔从厨房出来,手里拿了一杯水递给伤员先生。
“谢谢你们。”Danny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那我们先走了。”Jassica拽着Luke离开了房子,克莱尔也借口去送行,留了Matt和Danny在客厅里面。
“谢谢你小角恶魔先生,再一次。”Danny喝掉了杯子里的水,感觉喉咙舒服多了。
“Matthew.”Matt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是我的名片,也许也许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来聊一聊,Danny?”
“当然。”Danny收下了律师的名片,“明晚怎么样。”
“好,明晚。”

正文完结

(番外?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嘿嘿。)

评论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