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冷坑N年

   

谁说性别一样就不能谈恋爱了?(ABO,双O,spideyfist无差)


没错,我只是在搞事情
一本正经.jpg
ooc归我!
一发完
--------------------

私设信息素从a到b到o有一个类似于渐变的浓淡变化过程。而有些人的信息素就处于一个尴尬的无法确定性别的过渡部分。

--------------

Peter不止一次嫌弃了自己的性别,虽然也不是唯一的omega性别的超级英雄,但是这个性别就意味着更大的弱点。发情期啊,对于Alpha天生的屈服欲望啊,还有偏弱的体质,虽然经过了蜘蛛基因的改造,但是还是没能改变前两个事实。
好在基因突变改变了原本香甜的信息素,现在的信息素闻起来也就是平平淡淡的青草味。这也许是除了给自己带来蜘蛛能力之外的唯一好处了。
也许进入神盾之后的日子好过了一点,起码还是一群少年英雄的小头头。不过神盾贴心地给他准备的便携式抑制剂还是提醒着他这个更改不了的事实。
借用一下签语饼干先生的话,这都是命运的选择啊!
不过这次让Peter再次嫌弃自己性别的原因,要从几天前的任务说起了。
这是一个让人讨厌的任务,绝不只是因为它的地点在下水道。任务缴获了一个反社会危险科学家的一些奇怪的瓶瓶罐罐的粉末药水,不过并没有找到本人。
实验室的空气里似乎蕴含了奇怪的味道,催情剂!
然而当他们发现了这点已经为时已晚,还好队里有不少优势,Ava是beta没有发情的困扰,Sam进到下水道就自动开启了他的制服供氧,切,制服优势。Peter如是说。
最后Peter是被不知道谁敲昏了带走的,等他醒来,已经在神盾的医务室里了,Danny正坐在他隔壁的床上看书。
“醒了啊,身体还有不舒服吗?”Danny看见他醒了,放下手里的书走到Peter床前,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味混合着清淡的檀香味的信息素,很好闻。
Peter吸了吸鼻子,自己身上还有原来的甜腻的信息素味道的残留,每次发情期原始的信息素味道就不受变异基因控制地冲出来了。
“我想我好多了,谢谢。”Peter重新打起精神。
从这个事件开始,Peter就又开始懊恼自己的性别了,还好那次不是一个陷阱,不然就变成拖后腿的了。
Peter急需前辈的指点。
对哦,前辈的指点。想到这一点Peter突然豁然开朗了,他记得队长也是和他一个性别的来着,说不定可以找偶像帮帮忙。
想到这里,Peter就愉快地荡着蛛丝前往复仇者大厦,队长那么正经的人,一点会有好办法的。
本来事情也是很愉快地进行的,队长用对待下一辈的很耐心的语气给Peter普及了一些经验,不过如果没有钢铁侠的突然进入,这次讨教是很完美的。
“Steve我饿了——咦,kid你怎么也在这里。”刚刚从实验室钻出来的Tony打算叫上队长出去吃饭,刚好遇见了上课的一幕。
“等一会Tony,我在给小家伙讲关于如何做好超级英雄。”
“神盾不是有一帮人就是负责这个的吗?”
“因为这孩子和我一样啊,我当然需要传授传授经验了。”
然后Tony就是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这样啊,kid我跟你说啊,其实只要找个伴侣暂时标记了…诶Steve你干什么...”
“抱歉孩子,我们下次再聊。”队长一脸无奈地推着Stark离开了房间。
标记?虽然对于这个词不陌生,但是Peter也从来没有想过找个伴侣什么的。不过经这么一说他确实想起来一个规律,每个omega被标记后,发情期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就不会影响到除了自己伴侣以外的其他人。
这也许是个不错的方法?
不不不,都没有成年呢,想什么标记不标记的。
但是好像确实可以解决一直以来的问题。
暂时的,应该没有问题吧?亲一下而已。
Peter脑内的小天使蜘蛛和小恶魔蜘蛛难得地达成了共识。
不过他还是没有去实现这个想法。
自问喜欢的人,有是有,不过不敢确定他的想法,他总是让人看不透,但是又时刻散发着亲和力,Peter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将这份友谊发酵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也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时机,突然的表白总是显得很突兀不是嘛。
不过时机总是说来就来,又一次不得已的同居生活,Peter为三栖母舰默哀一秒,不过好在没有沉到河底,修一修还能用。
队友们很默契地各自占据了自己的位置,就像上次同居一样,Danny一本正经地入住了Peter卧室的地板。
Peter终于找到了两个人独处的时机了。
“Danny,你怎么又在弄你的那些熏香了。”Peter抱着一摞书倒退着进入自己的卧室,刚好看见临时的室友拿着一条布在擦拭着他的小炉子。
“习惯了这些味道就离不开它们了,就像年少的孩子迷恋上一个人就无法自拔了一样。”Danny平和地讲述着自己对于这种味道的痴迷,不过Peter很窃喜,因为他刚好给了自己一个顺水推舟的机会。
“Danny,你对于爱情怎么看?”Peter把书放到桌上,坐在椅子上看着Danny擦拭香炉。
“一种情绪,在不受控制的时候突然出现,也许还会影响人的一举一动。”Danny淡然地解释着自己对于爱情含义的看法。
“好吧,我们换个说法,你有喜欢哪个人嘛?”Peter不安地抓住椅背。
“我不知道Peter。”沉默了一会儿,Danny转过脸看着Peter,眼睛里是说不出的复杂情绪,“我没有过爱情的感觉,我也不知道那该称为深厚的友谊还是什么。”
“那么,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Peter感觉心里闷闷的。
“这个,恕我不能在现在的情况下说了。”Danny和Peter错开了目光的接触,继续心不在焉地擦拭着香炉。
“这样么...”Peter眼睛里名为希望的光闪了一闪,黯淡了下去。
然后是沉默...
“Pete?”
“嗯?温柔的声线把Peter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不然也不会突然问这些问题吧?”Danny走到Peter面前的床沿坐下。
Peter抬起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有?但是他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感情又很复杂。有?又不敢说出来。
“eh?”Peter发出了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你是不是在自责,关于那次任务的突发事件。”Danny平静地叙述着Peter内心的想法,“害怕自己拖后腿?”
“你怎么会知道?”Peter突然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自己明明只和队长请教过经验而已。
“你从那次之后就变得有些烦躁,作为你的队友,我可以注意到。”这是一句半真半假的话,Danny没有说,是因为自己特别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那Danny,能说一说你可能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嘛?”Peter又把话题扯了回去。
“他啊,有时候有些冲动,但是很负责任,但是有时候对自己太严苛了,其实那些都不是他的错。”Danny看着Peter身后的窗户慢慢叙述着。
“他?”Peter在头脑里搜索Danny认识的男生。
“是的,他。”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Danny看着眼前人复杂的眼神。
“好吧...”Peter才不承认自己心里的失落感,“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啊?”
“我们为什么在聊这些话题...不过,事实上我并不打算出手。因为性别上有些小问题。”Danny有些纠结地说。
“他是Alpha?”Pete想象了一下这个场面。
“不,他是一个很不同寻常的omega,独一无二的。”说到这里Danny眼神愉悦起来了,欢愉地盯着Peter。
“这样么...”然后Peter再次陷入了懵逼状态。
omega?Danny身边有哪个男性omega和他比较好吗?还是单纯地在哪里看到之后默默关注?Pete感觉到心里酸酸的。
“那,要早点出手啊,不然就可能被抢先了。”Peter尴尬地笑了笑,离开房间,“祝你们幸福...”
“嗯...”Danny在Peter离开之后喃喃着,“其实,应该说我们。”
错过了,可能就这么错过了,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个机遇。
母舰重新开始工作的那天,按照惯例他们在家举行了一场派对,不同于上次邀请了那么多人,这次只有他们。
没有烘焦了的蛋糕,没有机器人,没有神盾的反应过头的防御系统,就像小队的一个小聚会。
“嘿大伙儿,看看我搞到了什么。”Sam神秘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瓶子,酒瓶子。
“Sam,我们还没有成年呢,不过,也许可以试试?”Peter若有所思地看着Nova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写着看不懂的文字的酒瓶子。
“这可是外星的特产,据说很棒的。”Sam试图徒手扣出瓶塞。
“真没用。”Ava丢过去一个开瓶器,“不知道要用工具吗。”
然后是一群青少年的狂欢时间,Fury当然不知道,不然估计需要他的心理医生了。
“Peter你不能再喝了。”Danny夺走了已经有些醉意的Peter手里的杯子,外星酿造的酒浓度似乎有些犯规,一杯都没有喝完,就有了一些醉意。
“为什么Danny?快还给我,对了你怎么不喝?”Peter扑上去试图夺回杯子,“你为什么不去管管别人?”
Peter指了指也有些醉了的其他队友。
“你和他们不一样。”Danny皱了皱眉头,Peter身上的信息素有些变了味道,混合着酒精不自觉地散发开来。
“好,那我不喝,你喝!”Peter抱臂站在,看着举着自己酒杯的Danny。
“不...”Danny看了眼杯子,把它放在桌上,“走,我带你回房间去,你需要抑制一下你的信息素。”
Peter看了眼还在玩的Sam他们,看了看桌上的杯子,再看了看Danny,“不要。”他上前拉住Danny,然后捡起桌上还有一半多酒的杯子送到他嘴边,“来嘛,就当是提前开一个成年派对嘛!”
“别闹,跟我回去。”Danny抓住Peter的手腕,打算直接拉走他。
“你喝完我就回去。”Peter耍赖地定在原地,手里还是不依不挠地举着杯子。
“...好。”Danny皱着眉头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半透明液体,“现在我们走。”
“好。”Peter得意地笑了笑,就像小孩子打赌赢了一样。
醉意就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地很快,Danny感觉脑子晕乎乎的,就不应该妥协的,明明知道不能喝醉...
Peter看着Danny脸上泛起的红晕,还有变得迷茫的眼神,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Danny你喜欢谁呢?”关上房间的门,Peter凑到Danny面前,呼吸着他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带着酒精味道的信息素。
“喜欢?我喜欢你啊。”Danny勾了勾嘴角,看着眼前的人,“但是那有有什么用呢。”
“你喜欢,我?!”Peter的大脑当机了一下,醉意似乎退下去了一些,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身体都像是在燃烧一样的热。
“对呀,你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人...”Danny把头杵在椅背上,仰起脸看着Peter。
“但是,但是我也喜欢你啊!”Peter想搂住他好好亲亲他,但是被躲开了。
“没有用的,我们不可能。”Danny站起来俯视着他,“我们,两个omega,注定不能被认同。”
“等等,什么?!”Peter还没有从刚刚到惊喜中缓过神来,就被告知了另一个事实,就像炸弹一样在他心中炸开。
“没错,omega,你和我。”Danny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其实他早就迷糊了,不然也不可能说出心里的秘密。
“没事的Danny,没事。”Peter终于抱住了他,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但是你在为发情期烦恼,想找个对象...”
“别管发情期了Danny,别管他,我只需要你,发情期和信息素什么的,都让他见鬼去吧!”Peter打断了他的话,紧紧地和他抱在一起。
第二天,小队成员突然得到了免费的狗粮。
不过这可不能让神盾局的那些人知道,这是一个甜蜜的秘密。

-END-

评论(4)
热度(2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