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冷坑N年

   

【spideypool】就是一个PWP而已,一发完

黑化贱X逃婚虫,无能力


可以直接戳随缘
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1462-1-1.html
链接点不了走评论区

也可以先看一小段
↓↓↓↓↓↓↓↓



ooc注意
大写的OOC

婚礼进行曲如期地响着,一刻都没有停止。
气球,蛋糕,鲜花,红地毯。
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很完美。
这本该是一场豪华的婚礼,见证一对新人的诞生。
但是,放眼空荡荡的大厅,杂七杂八散落的椅子,杯盘,还有一张被掀翻了的桌子。
音乐声戛然而止,玻璃杯落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破碎的声音尤为突兀。
一个穿着西服,打扮得很严谨一丝不苟的男人正皱着眉头和电话里的人说话。
“还没有找到吗?啧...”
男人很愤怒地把手机摔在红地毯上。
他是一个总裁,什么生意都做,只要可以赚钱,达到自己的目的,没有他干不出的事情。今天本来是他大喜的日子。他和他的未婚夫。

阴冷的小巷,月光没有起到丝毫的照明作用。
这里没有幸福和笑语。
一个青年靠在墙上,他刚刚为了躲过那些人的视线跑了好多路,现在已经累得只能喘气了。
但是他身上穿着与背景不符合的西服,胸前还别了一朵玫瑰花。
他逃婚了。他甚至还不认识那个男人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未婚夫,而曾经喜欢的女孩儿也因此离他而去了。他很憎恨这个突然闯进自己生活的总裁。
他才不稀罕呢,作为小记者的工资足够他的日常开支了。

“没用的家伙,还是要我自己亲自去把不听话的小野兽抓回来。”男人再次把手机摔在红地毯上,连带自己的外套衣服一并留在了空荡荡安静的婚礼现场,独自一个人开了一辆摩托车融入了夜色。
他是Wilson,Wade Wilson,总裁,富翁,黑帮大人物,很多女性的梦中情人。
直到他遇到那个小记者,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心被击中的感觉。虽然那个叫做Peter Parker的实习小记者外貌比不上他上过的无数的金发大胸妹子,但是Wade就是认准他了,利用了一些小手段让他成为自己的未婚夫。

Peter是一个实习小记者,刚刚大学毕业不久,自己一个人住在纽约一个廉价的小公寓里。他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想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或许和自己喜欢的姑娘一起组成家庭。直到那次在采访那个天杀的总裁之后,莫名其妙的地就成了他的未婚夫,而且没过多久就被一群黑帮样子的人“护送”去了那个天杀的总裁的别墅,说是过几天就要举行婚礼。
他可是个有梦想的小青年啊!怎么会甘心这样?不过无奈没有机会逃脱。最后还是在婚礼当天找到了机会。

在黑暗的小巷子里,Peter紧了紧裁剪得合身的西服,嫌弃地丢掉了别在胸前的花。他现在很迷茫,要去哪里?他没有父母,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唯一的死党Harry又因为遗传病的原因在医院急症病房躺着,他现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摸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只翻出一块表,秒针没有感情的一刻不停地旋转,提示着表的主人时间已经不多了。
Peter想蹲在墙角好好思考一下,但是打破宁静的马达声不容许他这么做。

Wade停下摩托车,俯身捡起地上那朵沾了泥水的鲜花,露出一抹不明所以的笑,然后继续顺着小巷行进。

“还要跑吗,sweet heart?”
Peter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现在又栽回了这个人手里,指不定会怎么样。
最不济也不过是一死了之嘛。Peter自暴自弃地想,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摩托车上的男人。
“你还挺能跑的嘛,非要我亲自出马才找到,其实你心里是喜欢我的才故意被我找到的对吧?”Wade靠在摩托车上,用一种轻佻的语调说。
“啧...”喜欢一个破坏了自己一切生活的人,我又不是抖m。但是Peter不敢说出来,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还会做出什么。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本来应该是大喜的。”Wade逼近靠在墙上的Peter,捏住他的下巴逼迫他看着自己。
讨厌他吗?Peter扪心自问,其实现在也没有特别厌恶眼前这个人,本身他就不会特别讨厌什么人,即使是上学时期一直欺负他的校霸。
“都回答不出来,看来一定是非常讨厌我了。也罢...”男人放松了对Peter下巴的禁锢。Peter一瞬间以为他就这么放弃自己了。
但是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男人迅速地掏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副警用手铐,将Peter的双手拷在了背后。
“既然你这么残忍地对待我,哥也就不容忍你了。我爱你,不代表你就可以任性的逃跑可以为所欲为呀。我爱你,所以你必须是我的。”男人舔了舔嘴唇,没有管青年的反抗,捏住他的双颊,迫使他张开嘴,然后就吻住了他。
这个吻可以说是毫无章法,只是充满兽性地掠夺,啃咬,直到Peter毫不留情地一口咬破了Wade的舌头,他才停下来,舔了舔嘴角的一丝血迹。
“哟,还反抗啊你这勾人的小东西。”Wade拽着Peter把他放在摩托车前面,自己坐在他后面,一只手圈住他,“坐好别乱动,不然别怪我搞出什么事情了。”
Peter其实不想听他的,但是Wade的力气很大,勒着他没办法有什么动作。

Peter被带到了一个公寓顶楼,很豪华的房子,还是婚庆装点的,可以想象这就是以后要呆的地方了。
门在身后彭地一下关紧了,偌大的房间里面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说吧,你想好好地自己听服于我还是我自己来让你听服?honey你要是选择反抗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男人随意地靠在墙上,看着眼前这个双手还被拷在身后的青年,很像审讯室里的场面。
Peter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还想把我绑到什么时候?”
“好的,那么你就是选择后者了。”Wade打了一个响指,像得到了什么礼物的孩子一样笑嘻嘻地走到Peter面前,勾起他的下巴,“那么我想想应该怎么让你听话呢?”
Peter嫌弃地撇开了头,试图用膝盖去顶他。
Wade避开了毫无用处的袭击,同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Peter,“你知道吗,要不是我这么喜欢你,你早就是一个死人了。谁叫我这么喜欢你呢。”
然后Wade再次咬住了青年的嘴唇,直到它们变得水润,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的样子。
Peter的脖颈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套上了一个皮质的项圈,相连的链子的另一条正握在Wade手里。
“好了,现在到我这里来,乖孩子。”Wade拽着Peter像把他拉去卧室,但是青年却像蜡像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尽管脖子上的项圈已经勒得他快透不过气来了。
“Bad boy.”Wade转身直接扛起了定在原地的青年。
Peter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干,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摔在了柔软的床垫里,随之被笼罩在了Wade的阴影里。
“你还想着上我?即使我...”Peter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sweet heart我说过了我喜欢你,而且现在是洞房时间。”
“你是变态吧!我都说过我不喜欢你了,我宁可你现在就杀了我,我...唔...”Peter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但是依然是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这次是一个带网眼的黑色口球。
“小东西,我说过了,现在是洞房时间,既然你不能乖乖的,那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
你什么时候仁义了。Peter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
“呵呵呵呵,sweet heart你翻的白眼也那么可爱啊。”Wade舔了舔Peter的耳垂,再到颈部,然后一把扯开了价格不菲的碍事礼服,扣子崩到了地上发出的声音提醒着Peter绝望的感觉。

【后续还想继续就戳随缘的链接吧】

评论(14)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