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抓住一个人的心要从娃娃做起(spideyfist无差)(中+下+彩蛋)完结撒花

http://xiaoyaolovely.lofter.com/post/1e31c6ab_cab2240
这是久远的上一篇↑↑↑链接点不了走评论区
我终于把手稿码完了,欣慰。

(中)
Peter的记忆一直没有什么恢复,这使他很懊恼,不过在和Danny一起住的这几天,小家伙倒是一直挺开心的。
这天早上,Peter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Danny小家伙已经很积极地穿戴整齐,而且吃好了早饭等在他旁边。
“你这是要出去玩吗?”Peter看他这架势就猜到了二三。
“回答正确!”Danny笑嘻嘻地扑到Peter怀里,“怎么样怎么样?走吧?我们今天去城外那个小树林玩,说不定运气好可以碰到野生的小动物呢!”
“好吧,不过要注意安全啊,我们俩一个小孩一个鬼的。”Peter把Danny从身上抱下来。
“别跟我讲安全呀啥的,我真的听腻了,而且这个没有问题的!你看我出去那么多次了,不是照样都完好无损地回来了?”Danny有些不开心地说。
……
一人一鬼毫无知觉地出了门,丝毫没有发现背后隐藏的危险。
“下手吗?”
“再等等。”
背光的小巷子里面,响起一阵低语,之后又很快消失在阴暗里。
……
小树林不远,毕竟Danny家那片别墅区挺靠近城外的。
小家伙一路小跑小跳着,没一会就到了。Peter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守护他。好像记忆里面也有这样一个金发碧眼的人,只是更成稳一些,不过,是谁呢…
“Peter---快来这里看看!”Danny正趴在草丛边远远地看着什么。
Peter不紧不慢地晃了过去,啊,原来是一只野兔啊,兔子?好像有什么人很害怕兔子来着?Peter感觉记忆有些混乱,紧缩的大门似乎出现了裂缝,透过来一群若即若离的身影,但还是太远了,太远了,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Peter突然停止了思考回忆,因为他看见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偷偷靠近,而且一看就不是好人,毕竟好人不会鬼鬼祟祟地拿着条湿手帕从背后靠近一个小孩子。
“跑!后面有人!”Peter拍了一下Danny的肩膀。
Danny有些惊慌地从地上起来 没有回头,只是跟着Peter向前跑。
后面那个男人显然也发现自己暴露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暴露的但一个半儿大的小男孩还是很容易追上的。
“唔...放...”Danny被男人从背后拎起来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住了他的口鼻。小家伙很快失去了意识,软摊在男人手里。
嗯,Peter其实一直在试图保护他,但无奈他碰不到其他人和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发生,他能做的,只有跟上那个人。
人贩直接把Danny放进等在外面的一辆车里面带到了一间很不起眼的出租屋。Peter也紧跟着,一边试图晃醒Danny。
不过事实证明这药效还是挺耐久的,Danny一直等到下午才醒来。
“醒了呀。”Peter看见Danny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Danny刚醒来,神智还有一些不清晰。
“好了小家伙,现在我们得想想怎么逃出去了,你家人可能要着急了。”Peter把Danny从地上抱起来。
“但是我动不了。”Danny示意了一下自己被绑住的手脚。
“我去帮你找找有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Peter意识到这确实是个问题。而且怎么逃出去也是个问题。
好在那人没有清空室内的所有利器,Peter成功在柜子角落发现了一把小刀可以用----显然没人会考虑一个半人半鬼的意外因素的存在。
接下来绳子的问题就解决了,Peter把Danny抱到柜子那里,由他来打开柜子门取出小刀----这个状态什么也碰不到也是蛮麻烦的。
经过千辛万苦(并不),Danny终于让自己的手脚重新获得自由。
“然后呢?我们怎么出去?”Danny打量着这个关死了的房间。
“呃,爬窗?”Peter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窗外。虽然Peter可以保护他不掉下去,但是一个人突然浮在半空中还是很可怕的。
“不要,我才不想上新闻呢。”Danny下意识地远离Peter。
“好吧,那要不我们这样…”Peter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Danny将信将疑地听完了Peter的计划,“失败了怎么办?爬窗?”
“爬窗。”Peter打了个响指。
“你这个人比小孩子还危险……”Danny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
“咔---”开门的声音,是绑匪回来了。
“人呢,在哪?”是除之前那个人之外的人的声音。
“我去找找,应该是躲起来了。”这是之前那个人的声音。
Peter此时正抱着Danny躲在门正上方的一个凹进去的地方,这原本应该是放灯具的,不知道为什么拿掉了。不过正好让他们有地可藏,不然浮在半空中真的有点吓人,(虽然只是在别人眼中看来。)
那两人都进到里面去了,然后,Peter趁他们都背对门口时,悄悄地悄悄地带着Danny下来,再悄悄地,悄悄地溜出了门,Danny顺手把门带上并拔走了钥匙。
不过这门一关惊动了屋子里面的两个人,Peter暗叫不好,拉起Danny就冲到了楼梯里面。
“往上面跑。”Peter拉住了打算下楼的小家伙,“他们不会想到被绑架的人逃出之后还会继续躲在大楼里面的,这样反而会更安全。”
Danny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跟着跑上了楼顶。
关上通向天台的大门,一人一鬼靠着水塔舒了口气。
Peter趴在天台边沿看着那两个人从楼里出来在四周查看。
“都是我的错,偷偷溜出来玩,不听父母的话,现在落到这里,那些人指不定有什么不利于我爸妈的目的。刚刚也是我手痒关的门,不然说不定...”当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小家伙再也忍不住啜泣了起来,小孩子的天性在这时候暴露了出来,一个人蹲在地上,小声自责,小声啜泣。
“嘿,Danny,别自责,这些都不是你的错,爱玩是你这个年纪孩子的天性,而至于门的问题,我觉得你做得很好,这帮我们赢得了隐蔽的时间。”Peter打断了Danny的小声自责,“我隐约记得有人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通向成功的路也是一条荆棘之路'所以,这些小挫折根本不足挂齿。”
“总感觉你在误解这句话。”Danny停止自责,看着Peter,祖母绿的眼睛里面还有一些泪光。
“别在意这些细节了,我能记住这句话就不错了,之前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呢,我…呃…”Peter说到一半突然抱着头蹲了下来。
“嘿,Peter,你还好吗?”Danny跑过去想扶住他,却扶了个空。
Peter感觉有许多碎片冲击着自己的记忆,有一个金色头发的身影,隐隐约约,看不清晰,还有一些战斗的画面,就像3D电影一样,以及一声若隐若现的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熟悉又陌生,温和的声音:
“Peter?”
过了好一会儿Peter才回过了神,Danny正一脸焦躁地在他身边抱膝坐着。
“你没事了!太好了!我刚刚都碰不到你了,你还,还渐渐地变得半透明了,我真怕你就会这样消失了。”Danny扑到Peter怀里,“又能碰到你了,真好。”他的声音里带着很多情绪,着急,害怕,断断续续但语速又很快,似乎还染着小孩子啜泣的音调。
“没事了,刚刚只是一些残破的记忆让我的脑子有些乱,以前也有过的。”
“你会离开我吗?会消失不见吗?有朝一日?”Danny抱着Peter的腰,仰起脸带着点害怕的表情,和更多的悲伤无奈。
“这…”Peter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儿?他又来自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也许?”
“哦……”Danny显然很失望,如果他是一只小动物,现在他的耳朵一定是低垂的。
“别难过了,我现在不是还在这里吗?开心一点小家伙,我们现在可以回家了。”Peter看了看楼下,没有人。
“是该回去了现在回去说不定他们还不知道今天这档子事儿。”Danny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还来得及,应该。

(下)
最后Danny的家里人还是知道了,因为那栋楼比较偏远,他们那天绕了好久还差点被绑架的人再次抓回去才好不容易跑回来。
然后,Danny就有了一个除Peter之外的保镖,其实就是看住他不让他出门的,再简单地说,他被禁足了,还是无限延长的。
这天Danny又无聊的趴在窗口,Peter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门外那个守卫好烦啊,他就不能偷一下懒嘛!好烦啊,好烦啊!”Danny不知道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是跟Peter抱怨。
“安了,也许你乖乖地做几天乖小孩,你爸妈就把他撤走了。”Peter搂住Danny的肩膀,“而且刚经历了那些事情你又想出去了?”
“还没,但是我只是不喜欢被别人禁锢的感觉。诶,要是能飞檐走壁多好。”Danny噘着嘴做到窗台上,俯视楼下。
“爬墙…”Peter的头又有些隐隐作痛,有一个红蓝的背影,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不一定是爬墙啊,我听说东方有神奇的功夫,我要是会的话,多酷啊。”Danny瞬间兴奋起来,就像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糖果一样。
“那是小说里的情节了吧?”Peter揉了揉还有点痛的太阳穴。
“不是哟,”Danny一脸神秘地说,“我告诉你啊,我曾经在书房看到过一本我爸的旅行日志,他在里面记录了到东方的一次遇险,然后他在那座雪山里发现了一座神奇的城,起初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他被里面的人救了。对了,那里的人都是打架的高手呢!”
“那个地方…叫…昆仑?”Peter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又是眩晕的感觉。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你…诶,Peter,你又怎么了?”Danny发现他又像上次一样,无法触摸到Peter了,而Peter似乎又在承受着什么痛楚。
Peter已经感觉不到Danny在说什么了,他只剩下奇怪的痛楚和混乱的记忆。
风雪,反射着太阳金光的城,那是昆仑吗?那个人,有点眼熟,绿色的东方人装束,金色的头发看上去很久没有剪了,懒懒地垂到了肩上,还有渐渐清晰起来的面容,祖母绿色的眼睛,微笑,熟悉的,像纽约的大街一样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温暖的,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样,独一无二的,就像那个人…
“Danny…”Peter听见自己叫出了这个名字,记忆好像都回来了,学校,储物柜里的条形光束,神盾那一周一毁的三栖母舰,Stark还真是有钱,还有小队,梅姨的花园,Sam的煎饼,对了,还有那个人,似乎永远冷静的签语饼干先生,想不到他小时候这么淘气可爱呐。
“Danny,我想我可能要走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一定会的!”Peter知道小Danny还听得见,然后逐渐的,世界越来越暗了,再然后,是远处的一束光,像刚来这里一样,越来越亮,Peter已经猜到终点将要呈现的风景了。
“Peter?”是那个熟悉而温和的声音。
“嗯,Danny,你小时候还真是可爱呢。”Peter睁开眼睛,微笑地看着坐在床边的那人,“而且想不到伟大的iron fist 小时候也是个叛逆的小家伙。”
“你没有记忆的时候也很可爱,Peter,大哥哥?”Danny握住了他的手,“这次呢不会再消失了,对吧?”
“嗯,一定,这次我要说,我一定不会再消失了!”Peter把Danny拉下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所以,其实我从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你了是么,那么…”
“我也从小时候就和你交心了,这也是一种神奇的缘分吧,对吧,我的朋友。”Danny笑了笑,很乐意地任他亲了一口。
“当然。”Peter拉过Danny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揉了揉他柔软的金发,就像小时候一样。

-fin-

彩蛋
“Peter,你能出去吗,我在洗澡。”Danny尴尬地拿着浴巾围着。
“怕什么,我在你还小的时候还不是天天透过衣服直接抱着你吗。”Peter表示无所谓。
“?!”
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呢?????

评论(7)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