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轮回▼第八世▼】spideypool

【轮回▼第八世▼】
“哥的小蜘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雇佣兵自言自语地走在寻找下一个目标的路上。
(也许这次就可以)
“恩,说得好。”
【也许永远不可能】
“滚!”
(这次又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这次可不要再犯上次那样的错误了】
“当然,哥这次不会再搞砸的。”
(你又要用上次追女孩的方法吗)
【那个方法对男孩不适用傻瓜,没有一个男孩是生下来就弯的】
(那么要先掰弯他)
【是的】
“现在还早着呢,你们两个急什么啊,还用等他长大一点再说。”
(说的对哦)
【又要孤单好长时间了】
“没关系,如果可以成功,等待也是值得的。”
--------------------
大概过了十几年,或者二十年?死侍不知道了,但是他知道现在男孩已经一个人住在一个小公寓里了,而且是个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穷大学生,诶,小家伙总是那么可怜。
不过,终于可以出手了。
(Peterrrrr我们来了)
【来了来了!!!】
假装是一个客人来到他打工的酒吧,青年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儿,穿上服务生的小西装让人完全耐不住了。
但是为什么不笑呢。这点死侍很郁闷。
(这么可爱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本来就好看了,笑起来绝对迷倒万千群众!】
(不,亿万!)
【不,全球!】
(不,全宇宙!)
【不,所以平行宇宙!】
(不。。。。)
“你们两个够了。”死侍无奈地敲了敲脑袋让两个烦人的家伙闭嘴,自己继续偷看青年忙碌的背影。
怎么看都看不够呢。
身形还是那么消瘦,一定没有好好吃饭。
于是,每天固定在这里坐上几个小时成了死侍的一个日常。愿意的看着忙里的青年,默默等到时机准备下手。
这天,酒吧里来了一个混混模样的人,一看就是男女通吃的那种。
死侍注意到了他,因为他一直盯着青年看。
(那个家伙好像想抢人)
【没门,看我这就去砍了他!】
(你只是一个分裂出来的人格)
【不要这么真相嘛】
(mua~没事还有我)
【么,当然,不然会寂寞死的】
“。。。。”死侍不想理脑袋里的两个家伙,他正眼红地看着那个人,青年正在给他拿点心,一旦他被那个人怎么样了,死侍就打算马上冲过去。他早就蓄势待发了。
果然那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拽住了青年的手,在说什么死侍没有听见,但是他看到了青年挣扎着要抽出手,所以他马上冲了过去打算英雄救美。

一个手刀劈向那个家伙握住青年的手,再把青年拉过来护在自己后面冲捂着手大骂的人喊:“喂,你想干嘛,光天化日之下想强迫一个善良的小青年吗?哥告诉你,有哥在你休想干什么出轨的事!”
(干的好!)
【揍他揍他!】
“你算根葱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打我,还抢我看上的人。”那个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死侍。
“哥管你是哪根葱,哥只知道你现在要做坏事。所以哥要阻止你!”死侍才不管他怎么说,反正他也不怕打架。
“喂,别惹他。”青年在死侍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说,“他是附近有名的小霸王,还有一帮小弟,你现在阻止了他他会报复的。”
“没事的,哥可从来不怕什么报复。”死侍转头隔着面罩对青年笑了笑。
那个小霸王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便大打出手,就放了句狠话转身离开了。
“谢谢相救,你叫什么?”青年对死侍笑了笑。
(看他笑了!!)
【好美好美好美!!】
“Wade Wilson,也可以叫我Deadpool,谢就不用了,其实我每天都在注意你。”
“我知道,这么显眼的衣服想不认识也不行。”青年指了指死侍一身红的制服,“你一直注意我,是在暗恋我吗?”
“你,知道?”死侍一脸谎言被戳穿遭大人训斥的表情。
“现在知道了,我想,我们可以试试。”青年说。
“你不排斥吗?”死侍此刻有点小激动。
“不会,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不可以歧视。爱好也是同样神圣的。当然也包括这些方面。”
“那,那,那真是太好了!”死侍激动地恨不得马上在这里做羞羞的事了,毕竟已经等了好久了。
“等我下班出去逛逛?”
“约会?”
“约会。”
(约会诶!!!!!)
【好激动好激动!】
/过程省略,反正就是死侍试图唤醒青年的记忆。/
死侍最后把青年送回他的小公寓。
“wade,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青年走入公寓前回头问了一句。
“当然,哥真的追了你很久了。”
“恩。”青年感觉脑袋有点晕,回答了一句,进门去了。
第二天再次在小酒吧见面,青年想起了一下奇怪的东西。
“wade,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很真实,梦见和你一起坐在楼顶看星星,最后还荡着离开屋顶回家。”青年趁着空闲,和wade聊起这件事。
“dear,这可能不是梦。”死侍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们曾经,呃,我和你的前世,不,很前面那一世经常这样一起。”
“是这样吗?你可以跟我讲讲更多吗?”青年拉开椅子坐到死侍旁边。

“乐意奉陪。”死侍笑着开始讲述一些往事,从和Peter Parker认识到看着他在自己手里死去,再到第二世不明身份的还没来得及找到就被吃掉的小蜘蛛,到等等等他先前所经历的事情。
青年听得很认真,但是暂时也只是作为一个听书者的身份。
“dear,你现在有想起什么更多了吗?”死侍讲完顾不上口干舌燥的一脸期待地看着青年。
“啊,抱歉,我虽然从你说的话里了解了大概,但是暂时还是没有想起什么。”青年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 ”死侍的语气有点沮丧下来。
这样一起过了几个月,死侍本来说让青年不用再去打工了,他身为雇佣兵钱还是不缺的。但是青年执念要打工,所以每天在夜店坐着成为了他的习惯。好吧一直是。
这样的生活似乎也挺好的?
【但是你无法一直留住他】
(就像上次,上上次,所有的从前一样)
“别说了。”
……



----------------TBC-----------------



评论
热度(1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