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假如护法发现了假麒麟的真相3(完)

大婚篇

 

却说那日比武招亲过后,七侠众人便开始为墨武和桃冥青二人的婚礼做准备。

 

他二人都无心弄得轰轰烈烈,甚至准备走个形式就作罢。不过其他人可不会放过他们。

 

虽然身为七剑传人背负盛名,但是骨子里终究还是二十岁左右的一帮年轻人,婚礼当日桃冥青被两位女侠好生打扮了一番关进了他自己在天悬白练搭的小屋,完成了这事两位女侠便去了墨武的院落,同达夫人一起准备会场去了。大奔被派去当了伴郎,剩下三个人则各自准备了一道大礼等候新郎的到来。

 

方至谷口墨武便看见了在此等候的神医。少年见人来了就收起还没有啃完的鸡腿,清了清嗓子说道,“想要娶走我们兄弟,还请先过我们这三关。我这第一关,很简单,只要从这九十九个包裹中找到真正的青光剑即可。不准使用内力,其余自便,请吧。”

 

“这也太简单了吧,一个一个拆了不就知道了。”大奔也想着快些过去,于是就帮着先拆了一个包裹。药粉飞散出来沾到了大奔的手,他的手顿时就麻了。“神医你在里面放了什么啊!”

 

“麻沸散啊哈哈哈哈,你以为很简单吗。想一个一个拆那你们动作可得快些,莫要误了吉时,后面还有两个人等着呢。”少年坐在石头上很不厚道地笑翻了,笑够了之后又重新优哉游哉地啃起了鸡腿。

 

“就没有什么提示吗?这五颜六色的包裹,有些还包了好几层。这都是些什么啊!”大奔翻看着包裹,脑子一片浆糊。

 

“提示就在眼前了。找到外黑内青的双层包裹便是。”墨武看石头上的小神医露出了满意的笑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是什么理?”大奔还是没能理解。

 

“卧底十余年为魔教护法,面上十恶不赦,心中却总是向着七侠。”墨武言至此还是感叹了一下,“正终究是正,他这些年也是算尽心思,骗够了我。”

 

大奔没有听他的抱怨,找到了符合条件的的包裹拆开,果然是青光剑。

 

“算你赢了,过去吧,居士在岸边等你们了。”神医挥了挥手算是放行,他自己还得把他的宝贝一个一个从包裹里收回来。

 

行至岸边,居士已经摆好了琴在等候了。

 

“旋风剑主,当年之事深感抱歉,望阁下莫太过为难。”

 

“哼,要不是冥青看中了你我才不会放你过去。罢了,听我一曲终而毫发无损我便放行。”达达坐定双手放到了弦上,“可准备好了?”

 

“赐教。”墨武在琴声响起的一瞬间运起内力护体。

 

“妈呀,达达你也不悠着点儿!”猝不及防被琴声震到了水中的大奔选择继续泡在水里,远远看着他们对峙。

 

带了内力的琴声一道一道地荡开,所过之处花折叶伏。墨武躲闪到了一块岩石后面,本想稍微歇息,琴声却骤然急促,六七道带着杀气的弦音震碎了岩石,马上却又平稳了下来。

 

“居士好功夫。”墨武再次以内力抵挡。

 

“过奖,接了我半首曲子多,你也不赖。”

 

一曲毕,墨武已耗去了大半内力,不过倒确实是毫发无损。

 

“厉害啊,这算是过了吧?”大奔从水里爬了出来,甩了甩一身的水。

 

“姑且算你过了,去院子里吧,长虹剑主在等你。”达达甩袖转身,算是默许放行。

 

到了桃冥青的小院中,常虹芝果然已经搬了桌椅坐在院里饮茶等候。

 

“墨武你闯过重关至此辛苦了,今天我也不为难你,坐下和我饮茶对几个对子便好。”常虹芝将一个空茶杯放在对面,沏满了茶水。

 

“你也是好雅兴。”墨武坐定接茶,“出题吧。”

 

“我出上句你对下句,满意了便放你走。你可莫要让冥青等急了。”常虹芝今日一袭淡蓝金边的长衫,这么一坐竟也有几分文人的儒雅,“听好这第一天,十年苦练无人问。”

 

“一朝功成天下知。”

 

“好,说来你和他二人皆应和了这幅对子。且听第二题,着青衫背负青光行天下。”

 

墨武沉思了一阵对出了下联,“穿墨衣相携美人入江湖。”

 

“这声美人叫的可真顺口,就很像打人了。”常虹芝重新满上了茶,托着腮子看着对方。

 

“他可以,你不行。”墨武得意地看着对方一口茶呛到。

 

“你就不怕我不放你进去?”

 

“不会,因为他自己怕是已经想跑出来了。”墨武朝屋子的方向看了看,眼中满是温柔。

 

“还真是有夫夫相,还没过门,一个两个都这么气人。”常虹芝一连喝了三杯茶冷静了下来,“下一个,七剑同心其势破竹。”

 

“二人携手此意难却。”

 

“长笛伴长剑,是文人亦是剑客。”

“假言配真意,为仇人却成爱侣。”

 

“行江湖,巧言护身孰真孰假。”

“立崖上,水雾迷眼景虚情实。”

 

“反应倒是很快,想不到你这闭关了十年的家伙也会习文弄墨。”常虹芝略一点头,“那最后一题听好,不畏江湖万千风雨。”

 

墨武思考稍息,尔后缓缓开口,“只愿抱得佳人归来。”

 

“这句很不工整啊,不过看在你一片真心实意,就放你过去了。去接他吧。”常虹芝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边未等墨武进门,被两位女侠好生打扮的桃冥青自己便冲了出来。这人本就生得好看,再被姑娘们一打扮,穿上大红喜服,在把原本披散的栗发一束一装点,也真是个闭月羞花的美人儿。

 

“娘子你终于来接我了——”不过这出口的话依然让人牙痒。

 

“怎么叫我的嗯?”墨武敲了敲来人的头。

“娘子啊,快快,咱们快走,可别误了吉时。”桃冥青面含笑意地朝对方伸出了双手,“这一身嫁衣着实走不快,娘子你背我过去呗。”

 

“既然叫我娘子,那理应你背我才对。”墨武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我觉得这么叫顺口,不背那算了,我让虹芝他们再跟你战个三百回合怎么样。”桃冥青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他那把被系上了大红丝带的折扇打开,遮住脸上的笑意。

 

“啧,你这家伙。”墨武认命地转过 身半蹲下来,“上来。”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送……”

 

“打住!”拜完堂桃冥青掀开面前的红纱出口制止了神医将出口的入洞房,“我不要进去干坐几个时辰等你们在外面吃够闹够,我要求和他换位。”他一把将面纱丢到了墨武头上。

 

“这怎么行,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久等的。”逗逗结果墨武无奈地从头上扯下来的头纱,“或者你想再试试麻沸散的滋味?”

 

“神医!别这么无情啊,你看墨武他都没有反对。”桃冥青戳了戳旁边的墨武。

 

“胡闹。”墨武抓住了他的手让他站好。

 

“好了好了,送入洞房,大家快把这家伙押到房间里面去。”逗逗念完了台词,挥挥手让其他兄弟们动手。

 

“兄弟情呢!大奔!虹芝!”桃冥青被两个女侠一左一右架着往主卧拖。

 

常虹芝只是无奈地笑笑,大奔也表示规矩就是规矩,他帮不上什么。

 

“那我要是饿了怎么办!”桃冥青用脚摩擦着地面,转头望向身后的人。

 

“饿不坏的,大不了明天早上多吃些。”

 

“就是,而且房间里还有糕点,冥青你若真的饿了,也可以充饥的。”蓝冰瑾在他脚下冻出了一条冰路,和紫云剑主二人很轻易地将当事人拖进了卧室,关门上锁防止这坐不住的家伙又自己偷跑出来。

 

认命地在屋里坐了半个时辰,桃冥青便坐不住了。桌上的小点心早就进了肚子,却一点也不管饱。虽然说门上的锁不过是个摆设,但这大婚之日,小打小闹就算了,也不好光明正大地破坏了规矩。思来想去,他还是脱掉了姑娘们给他精心挑选的大红袍子,只穿里面一件墨色里衣,翻窗上顶朝着厨房去了。

 

路过正厅看他们还在聊,顺便在给墨武灌酒。大奔虽然是伴郎身份,但是戒酒已久,也不负责挡酒了。桃冥青心知他酒量尚可,没多看,也不怕他喝醉了闹出什么。只兀自去厨房找食物了。抱着几盘桂花糕回去的路上经过正厅,却不巧正好和墨武望出来的目光对上了。他之后尴尬地笑笑,抱着自己的战利品逃回了他们的卧室。

 

侧卧在床头捧着桂花糕心满意足地慢慢嚼,桃冥青又陷入了漫长无趣的等待。墨武家中的这厨子手艺倒是不错,先前桌上的糕点和这桂花糕都很美味。吃完了桂花糕算是满足了,桃冥青刚打算小憩一会儿,却听见了外屋开锁的声音。

 

不好!

 

他看了看还没有来得及穿回去的嫁衣,赶紧从床上蹦了起来将衣服套上,这边腰带还没有束好,那头墨武已经穿过屏风进来了。

 

“这是要自己脱干净了在床上等我?”墨武装作不知情地调戏了一下慌慌张张的桃冥青。

 

“演技太差,先把眼里的笑藏起来再说。”桃冥青放弃了和繁琐的腰带斗争,转身双手勾上了已经到了他身后的墨武,“娘子你可让我等得好辛苦。”

 

“惹恼我于你可没有什么好处。”墨武与他目光相接,眼中溢出的是满满的喜爱。

 

话落墨武却被矮他半个脑袋的人吻住了双唇。他红唇微张,舌尖轻舔还带着酒味的嘴唇。墨武倒是很快反客为主,张开唇将作乱的小舌含入口中,轻轻用牙吮磨。未消去的酒气在口腔间散开,明明酒量也不错,桃冥青却觉得快被熏醉了。

 

相互拉扯着双双滚到了铺得喜庆的床上,透过窗子的晚风吹灭了红烛。

 

长夜初启。

 

旅程,尚远。

 

End


评论(3)
热度(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