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假如护法发现了假麒麟的真相2

ooc使人快乐bu


比武招亲篇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

 

庆功宴会上七剑之首和玉蟾宫主的的私定终身,却也没人出口反对,毕竟谁也不敢动七剑的人,何况也少有人能打败常虹芝。

 

雷辰奔和紫云剑主云陌莎的婚宴,初遇就开始笑称对方为老婆的奔雷剑主最终也是抱得美人归。

 

居士夫妇的幼子也满了周岁,只邀请了七侠的小型宴会上,却出现了第九个人。

 

“墨武,你怎么来了?”性格直来直去的大奔看到了这前魔教少主,先是放出了恶意。

 

“兄弟,放轻松,他已经不陷于魔教了,刚解决了魔教的遗留人事,偏要跟着我来,我就让他过来了。”桃冥青手执玉扇,挡在了墨武身前,“也刚好正式向达夫人陪个着不是。”

 

墨武也确实带上了诚意,加之七剑之首对其印象不错,这小宴席也不少他一个位置。

 

十里画廊确实是个适宜居住的地方,难得聚首,一席人也都没有要事在身,便多留了些日子。

 

这一闲下来,江湖侠士也免不了谈起儿女情长。雷辰奔找神医讨教养胎的方子被蓝冰瑾撞见,众人一追问才知道云陌莎已经有了身孕。本来他们小两口还想等过些日子再说,这回倒是先曝了光。

 

陌莎扯着雷辰奔的耳朵拎到一边教训去了,常虹芝却在这时说他和蓝冰瑾也有了在来年春天成亲的打算。众人是一片祝福声,但不知何时焦点却集中到了冥青身上。

 

“倒是你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打算什么时候成婚?到时候达达的儿子都会舞剑了,你们两个还没有完成标记。”

 

“哦?原来这么久了,墨武你还没能把桃冥青追到手。”出口的是达达,当年的事让他心中对墨武终究有几份不喜,这会儿倒是找到了好的地方嘲笑他一番。

 

“我这……是尊重她自己的看法!”墨武找不到反驳的话,他家这位雨露期的周期比别的地坤长了三四倍,虽然说一次的时间也能持续到一周左右,但是从分化到现在,一年多了,总共才经历了五次雨露期,第一次的时候他去晚了,后来那次又是非正常的药物催发,也是最接近完全标记的一次。不过却因为七剑合璧的事让那人叛出了教。再之后,又开始忙着收拾魔教的后事,解散的解散,自成一家的自成一家,追随他人而去的追随他人而去了,把人全部安顿好,就已经是现在了。他甚至不知道桃冥青什么时候到了雨露期又都躲到哪里去了。

 

“我一个地坤,他又不是常虹芝你这般的大英雄,私定了后半辈子湖上的人肯定不会同意的。虽说没多少人认得他这前魔教少主,但是如果按照惯例的比武招亲,到时候他独道的掌法一出,自身都难以保全。”桃冥青轻抚着手中的扇子,“倒不如就如此这般相处着。”

 

“若冥青你只是害怕这个,我倒是有一妙计让你们二人光明正大的喜结良缘。”蓝冰瑾目光在二人之间转悠,“不就是比武招亲吗,当年冥青你也参加了我比武招亲的那场假戏,倒也可以试着不比谁能打,而是比比谁的轻功厉害。相信以你的轻功,这江湖上也无人能敌了吧。到时候还不是你自个儿挑心上人。”

 

“妙计啊,桃冥青你这家伙快答应了吧,别到时候我都成家了你还这么僵着。”神医手肘碰了碰身边故意拿扇子遮住了脸色的桃冥青。

 

“那……好吧。七天之后在天悬白练我就举办一场这样的比武招亲。”桃冥青瞥了一眼墨武,这些日子趁墨武在忙着收拾残局,他自己却重新在原青龙门所在之处断断续续搭了一个小院子,本是躲雨露期用的,现在倒是有了其他用处。

 

沉寂了十多年的天悬白练热闹了起来。一方小小的台子挂满红色的饰品横幅。横幅“比武招亲”四个大字尤为显眼。七剑之一的青光剑主是位地坤,且将进行比武招亲的消息一放出去,就有不少兴致冲冲的前来准备参与的了,不光是七剑的身份令人仰慕,还有桃冥青的过往,能爬到魔教护法之位,在其中呼风唤雨却又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确实是位让人心仪的好伴侣。

 

桃冥青对于这群将他过往或好或坏的事迹尽数美化的天乾也不过以笑而忘之。想要美化的人,群众能把坏的说成好的,好的说成圣迹之;反之,众人所厌恶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坏的。

 

比武招亲的规则宣布之后又是一片哗然。有不少人再发出质疑,桃冥青只是一句话,“比武招亲,这比的武功也没人规定不能是轻功啊。”

 

也有轻功好而打架不在行的天乾发出支持声,总之最后还是这么个比法,天悬白练之上,先掉下水者为败。赛式到还是惯例的挑战赛。

 

看着为了争得自己枕边人之位的天乾们们一个个的在瀑布上寻找落脚点同时又要顾及被对手击落,却又一个个相继落入水中溅起浪花,桃冥青很悠闲的坐在树杈上围观,算着比武的人数准备什么时候亲自出手。

 

“下一个是谁?”瀑布中的一块石头上站着的是一个已经连胜三场的天乾。

 

“我。”桃冥青踩着树枝和石头窜上了瀑布,“亲自验收一下未来的伴侣,嫁一个能胜过在下的天乾,不过分吧?”这句话加入了内力,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行。到时候成了落汤鸡,可莫要怪我哦娘子。”

 

桃冥青听着这个称呼皱了皱眉头,也不多言,意思意思和对方过了几招,然后一扬扇激起一片水花将对方掀下了瀑布。众人皆知这位青光剑主轻功了得,现下亲眼一睹他在这瀑布上的英姿,水花飞溅却丝毫不沾衣,确实是将轻功练得出神入化。

 

还有不甘心的天乾们上来挑战,却无一不被略施小计打入水中。也许桃冥青正面对战打不过他们,但是在这垂直的水帘之上,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岸上还没有湿鞋的挑战者所剩无几,却都是擅长陆上强攻的大个子,自知不是这位主角的对手,也都不敢上场挑战。

 

“哦,在场各位没有再挑战的了吗?”桃冥青笑着眯起一双桃花眼,跃下瀑布在众人面前徘徊,语气中带了些许调笑,“这我总不能自己娶自己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不是浪费了资源?”

 

又有几个天乾站了出来,却也都没有坚持多久,尽数掉入水中。墨武看着时机差不多了,便从远处的树上踏叶而来落在瀑布之上。

 

“还请赐教。”

 

岸上的人看着这突然出现的挑战者有些意外,不过意外之后便是看戏。

 

“你觉得这家伙几秒掉下来。”

“依我看不超过一分钟。”

“一分钟太多了,满打满算半分钟至多。”

 

天悬白练之上的两个人已然进入了比试。黑衣的挑战者抬掌拍向青衫剑客,却被他踩着肩膀借力跃到了更高处。

 

墨武收回掌力也随着攀上了瀑布,看那人摇着折扇立在瀑布顶端的一块岩石上很是悠闲。

 

“阁下可真慢啊。”是一如既往的笑脸配上调笑的语气。桃冥青啪地一声收了扇子插在腰间,反手抽出青光剑,还带着一串噼里啪啦的电光,“动手吧,我可不会太放水。”

 

“这平地之上你可敌不过我,就不怕被下头那些正道说了?”墨武也抽出了一把剑。桃冥青认出那是他曾为魔教护法时所带的配剑,想不到被他给拿去了。

 

“少主说的有理,那在下就先下去了。”桃冥青言罢纵身跳下瀑布,墨武探出头看着对方直直地冲向水面,却在即将落水的一刻一挥长剑,引来万千电流激起一片水花,而他本人则借力轻飘飘地落回了崖壁上。

 

“阁下武功了得,在下恐怕难以取胜。”桃冥青故意大声放言,让岸上的人也得以听见。

 

墨武了然,这家伙又打算演戏了。那他自当得好好配合。

 

“青光剑主也是好剑法。如若你我二人喜结连理,定是极好的。”

 

“那还是得按规矩办事,不过阁下的身手,应该有很大可能取胜的。”

 

岸上的人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们的比试,到桃冥青从悬崖上跌落又溅起水花顺利落回瀑布上时便已经震惊了,再听到那喊话,又觉得不可思议,纷纷猜测神秘挑战者的来头。

 

崖上的人一攻击应该闪躲,都不过是小打小闹,要一定说是比试,那比的就是体力了。桃冥青躲了几十个回合后,开始发起进攻。带电的剑身周围布满水雾,又瞬间蒸发了瀑布飞溅的水花将二人的身影隐匿在了其中,岸上的人看不真切,只看到一个人影跌下了瀑布。

 

青衫的剑客故意混淆视线,制造了水雾后朝那人一笑,纵身再次跳向深潭。眼看快要跌入冰凉的潭水,那黑衣侠士却及时赶到将人拦腰抱起,脚下踏着岩石几步上了岸。

 

“阁下武功高强在下自愧不如。按照规矩若无人再战,愿择一良辰吉日与君结下良缘。在场所有人作证,还有未挑战的人想与这位侠士一决高下吗?”桃冥青面含笑意环视了一下四周,却再没有人站出来,“那桃某便先与我的未来伴侣告辞共议一些私事了,恕不一一送行。夫君咱们走吧。”

 

墨武被他这么一声“夫君”喊得楞了一下,转头看看那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朝他伸手一副讨抱的样子。

 

“深感荣幸。”墨武又横抱起了身边的人,桃冥青笑嘻嘻地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脸靠在了他的肩上,一副悠闲的表情。

 

刚定了终身的二人相携离去,在场剩下的天乾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气愤地各自回程。毕竟能打败青光剑主并被认同的人,可没有那么好招惹。


tbc


(还有最后的大婚在码)

评论(1)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