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假如护法发现了假麒麟的真相

注意事项见合集首篇

正文:

 

 

魔教的护法使者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闭门谢客有两日了。

 

众弟子皆知他们这位护法向来不见其踪迹,除去重伤和上级的命令,还是头次见他这么久不出门。人群之间也多有猜测之声,有说护法旧疾复发的,有说护法得了教主密令在办事的,但没有人能猜到真实情况,偶然有人提起,也很快被旁人反驳:

 

“我们护法大人虽然年轻,但是也已经过了十八,怎么会分化?”

 

墨武临时回黑虎崖复命,心血来潮想去见见他这竹马时正是护法闭门谢客的第六日。听闻那人手下的侍卫说,他们主子已经闭门五日有余,少主心生疑惑,便遣散了看守,独自推门而入。

 

迎面扑来的是一阵鲜果味的信香,甜丝丝的蜜桃香而不腻,夹杂了其他瓜果的甜香,带着主人的隐忍和难耐直直地撞进了天乾的鼻腔。墨武第一反应竟是护法藏了宝贵的地坤在屋中,心中泛起一阵酸,也不知道是为了谁酸。现如今江湖上和仪占了十有八九,天乾体质过人,五感灵敏,本应该是最佳的习武之人,却因为人数稀少而掀不起风雨。能与天乾结合有八成几率诞下天乾的地坤更是难寻。故分化出地坤的家族,都会择一良辰吉日,比武招亲;小户人家若出了地坤,便会被一有天乾的大家族邀去,好生招待,衣食无忧。而相反,私藏了地坤的人,明面上不会如何,背地里却会遭到各路的报复。

 

可笑的正道,表面光鲜。

 

魔教就不存在这种事情,想要地坤?可以,靠本事说话,谁赢了归谁。

 

墨武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便收敛了情绪推门进屋。那人是魔教的护法,这么多年来一直位居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私藏区区一个地坤也不为过。不过,十年闭关也不曾见过他这竹马,竟也分化为天乾了吗……?

 

思至此这位魔教教主突然停住了脚步,屋里不太对,空气中弥漫的……只有一个人的信香。快步进了内室,拉着帘子的床上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影,强撑着盘坐运气,信香却诚实地透露出了主人的难耐。

 

“冥青?”墨武轻唤了一声,却见床上那人愣了一下,空气中的信香带上了一丝惊慌。

 

“护法,是你吗?”

 

“卑职在……不知少主亲临,恕卑职有失礼数。”还未摆脱雨露期的地坤全身都没有力气,却还是理好凌乱的衣物勉强下地,“不知少主有何吩咐?”

 

强行压制了雨露期的情潮让面前的人显得很狼狈,慌忙穿上的衣衫还带着这几日被其主人意乱时揉皱的折痕,白净的脸上尚透出情动的颜色,眼睛的一抹飞红像是被人欺负惨了后的委屈却又强忍泪水。而当事人却还没有自我意识到他此时的模样足以让任何一个天乾为之发狂,在他身上打下自己的印记留下自己的信香,让惹人怜爱的地坤彻底属于自己。

 

“你我何须如此生分。”墨武将地上半跪的人抱起放回了床上,低下身子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少主不可……”青衫的年轻人推开了身上的天乾,“少主还有要事在身,切莫因为在下误了时间。”

 

“有何不可?莫不是你如今忘了十年前信誓旦旦的话了,年少尚出言心悦,而今怕了?还是厌了?”墨武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快,放出的信香染上了攻击性。

 

下位者沉默了一下,再抬眸又是那个迷倒万千人的笑容,“不敢,只是在下的情潮将过,怕少主不能够如愿,还请静候,下个月在下必将毫无保留地奉上。”

 

墨武挑了挑眉,他自是知道桃冥青的能言善道,不过细细感受,空气中的甜美气味也确实愈发地淡了,甚至没能勾出他的全部气息。

 

“准了。”权衡了一下,墨武点了点头,“不过我得先帮你将这次的余韵度过了。”

 

趁怀中的地坤不备,他直接撩开了那人披散的栗发,一口咬住了后颈的腺体。尖锐的虎牙刺破了皮肤,空气中混合水果的香味融入了檀香。地坤因刺痛开了嘴无声的痛呼,一双桃花眼溢满了生理性的泪水,朦胧了视线。

 

一圈牙印留在了地坤的后颈,他低眸错开了对方的目光交汇,抬手摸了摸后颈还未消下去的腺体,低声唤了句“少主”。

 

“护法且在这里休息,待我事成回来再细谈。”红色的披风一甩,随主人离开了幽静的房间。

 

得到了天乾暂标的桃冥青渐渐恢复了体力,这地坤的雨露期着实要命,谁知他这过了分化年龄的人还会分化第二性别,要巧不巧还是江湖人人所垂涎的地坤,也亏得分化当日在自己院落中,只是没有抑制雨露期情潮的药,才活受了这五日多的苦。迟来的分化导致初次发情特别漫长,若不是方才墨武的一个标记,可能还得再持续个两三天。

 

桃冥青坐定恢复了一下气息,他必须要去找七剑的人了,作为第六剑青光剑主的他此刻还不方便露面,只能先以黑衣人的身份前去与其余五剑合璧,得到第七剑的消息后再做打算。

 

取剑倒也容易,自己当初藏于心中潭底的青光剑与剑谱又被取了回来,卧底魔教十年有余,这本属于他的剑法,却不能好好练习。徒练了一身无人能及的轻功,剑法却远不如他人。

 

长剑出鞘,带着电光的宝剑直指云霄,

“爹,娘,孩儿马上就可以为你们报仇了!”

 

——————

 

六剑合璧的消息经卧底七剑内部的马三娘传至野猪林。方才得知麒麟的消息有假又收到这样的传书,魔教少主心生一计,一面遣人马立刻启程前往十里画廊,另一面将这麒麟假戏真做。

 

再说七剑那边,神秘出现的第六剑合璧之后又与众人分道而行,只留言七剑合璧之时定会按时到场。雷辰奔本想留住这位兄弟,却被常虹芝所制止,

“随他去吧,他自有分寸。”

 

暗中得到他数次帮忙的七剑之首自然也希望同是七剑传人的他留下,但也不好强求。既然自一开始便暗中相助,定是有他不可言说的苦衷吧。

 

身后的追兵始终不见首领,仅几个黑衣的魔教小兵紧紧跟随。诸人暗觉有诈,就捉了一个小兵盘查。中了同伴毒镖的小兵只说出了麒麟现身野猪林就两眼一翻,没了呼吸。

 

丢掉被同伴毒杀的小兵,常虹芝决定先去野猪林探一探虚实,之后再动身去十里画廊寻找第七剑。

 

冥青刚赶回黑虎崖便接到了墨心的命令,遣他去野猪林一探墨武所言的麒麟之事。他这魔教护法往日里没什么事,墨心常年局于养心殿,他一个闲人,也终日游走各地。但自老一辈七剑陨落殆尽,新一代七剑渐渐崭露头角,麒麟不知踪迹,为了完成墨心的野心,引出麒麟,同时又为了暗中帮助七剑传人,冥青近日也是四处奔忙,本就因长年苦练轻功而瘦削的身体愣是又瘦了一圈。

 

好在野猪林距离黑虎崖不远,以他的轻功不出半日就到了被魔教包围起来的林子。

 

前几日因为被墨武暂标,这会儿倒是很准确的感应到了他的位置,脚下生风,轻点树梢,便追着那天乾的气息寻了去。

 

他的出现并没有墨武很惊讶,毕竟这天乾和地坤之间的感应是相通的。但他还是说了句“你不呆在我父王身边,来我这儿做什么?”语气是质问,冥青却从二人的联系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紧张。

 

“少主,您可知欺骗教主的后果?”冥青拱手而立,目光盯着看似毫无破绽的墨武。

 

“我为何要欺骗我的父王,护法你莫要乱说。”墨武避开了他探查的目光,挥挥手命人带桃冥青下去,“护法奔波了半日必然劳累,先去营帐中休息片刻,父王那边我自会汇报。”

 

“谢少主关心。”被扣留下来的桃冥青脸上还挂着平日里的笑,内心却已经猜出了这次行动的用意。

 

墨武和墨心的想法不合,一心想除掉七剑的墨武定想借此次行动除了这些心头大患。到时候七剑既除,墨心要是怪罪下来,也不能真对他这亲骨肉如何。

 

得想办法告知其他人。

 

冥青在营帐中徘徊,思考着如何才能躲开守卫和墨武去找人。帘幕被人撩开又落下,墨武已经处理完撩开事情回来。

 

“少主何事亲临?”冥青收了手中正在把玩的玉骨折扇,行了个礼。

 

“跟你说过私下不必多礼,魔教也从没这么多讲究。”墨武解了披风挂在了一边的架子上,“这本就是我的营帐,我不来着又去哪休息。”

 

“那在下就不打扰少主休息了。”冥青准备借此离开,却被一把抓住了衣服扯回。

 

“回来,谁准你走了,你一个地坤还成天在外头瞎晃悠,也亏得没有别人知道你这秘密。在这次事成之前,你就跟在我身边,父王那边我自会告知。”

 

“是。”冥青打开折扇遮住了半张脸,转身面对他,又隐去了面上的不快,改为欣喜。

 

说来这墨武与他也确实没多大仇,灭他青龙门满门的是那魔头,他当年也不过是一个孩童,因抑制了练武天分被亲生父亲所不屑。好歹也是竹马一场,冥青晓得这墨武不同于墨心,实则一侠义之士,不过碍于忠孝,身居泥潭。

 

转念一想,也没必要烦心。若七剑的人不来,便是识破了计谋,他也安心;若是来了,他也有机会去通风报信,保他们生命安全还是能做得到的。思至此,冥青也便释然了,任墨武带着他吃饭、办事、同床共枕,平心而论,被标记的地坤总会对自己的天乾有依赖性,在一起总是让双方都身心舒畅。

 

相较魔教少主的安逸,七剑的众人却在知难而进,明知这所谓麒麟是假,甚至已经收到了青光剑主的传书示警,常虹芝却还是放心不下,定要亲眼见到陷阱才肯撤。

 

受困,中毒,重伤。

 

五剑狼狈地躲进了洞穴。

 

冥青被墨武带在身边,眼睁睁的看着七剑的兄弟们受难,却不能出手相助。

 

墨心的亲临,蓝冰瑾的假死,到被设计让常虹芝染上了血瘾,冥青都忍了,十年的忍耐都坚持下来了,不能在这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他被墨武留在了身边,美言曰为控制七剑多添一份助力,不过实则是两性相吸罢了。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是个初出江湖的傻小子。

 

“长虹剑主血瘾已除,七剑已有六剑静候于十里画廊,只待常虹芝内力恢复,在座各位有何妙计?”

 

“少主不如以招魂引控制六剑,引出最后那一剑,然后制造一次假合璧。”朱无戒抢先开口,一次次的失败,如今他确是急着立功。

 

“说的轻巧,你可说说要如何骗过他们。”

 

“这……”

 

“护法,你觉得呢?”

 

“卑职认为,可以先将长虹剑主与其余人分开。”

 

“对对对!然后少主可以假冒常虹芝打入七剑内部,取得他们信任后再加以控制,到时候麒麟便手到擒来。”

 

冥青打开手中的折扇遮住了嘴角的不满,心想这朱无戒净出些阴招,坏他好事。转念一想,这第六剑知晓了全部计划,又怎么会让他们轻易成功,假合璧的计划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个笑话。

 

但这计划倒确实进行的顺利。

 

掳走了达夫人,以一大一小两条亲人的性命控制了旋风剑主,教唆其偷出长虹剑和剑谱,再设计让真正的常虹芝跳下天子山。好在有云陌莎暗中相护,冥青亲眼目送他们进入了瀑布之后的洞穴才放下心。

 

尔后墨武又暗访马三娘,以招魂引控制了神医和她本人,识破了旋风剑主对蓝冰瑾的暗号后又控制了这二人,之后又制服了采药回来的雷辰奔。好在蓝冰瑾事先服下了神医的解药这才得以保全自己。

 

再后来恢复了内力的常虹芝归来,与蓝冰瑾共同打退了墨武,解救了所有人。朱无戒已因丢了人质被赐死,墨武在营帐中发火,命人调来投石车和炸药,想围剿六剑。

 

冥青悄悄离开了营地,换一身黑衣,背一柄青光,去了七侠所在的地方。

 

他得帮帮同是七剑传人的兄弟,为了情义,为了复仇。他和墨武之间的标记渐渐淡了,这些日子忙着离间七侠,墨武没顾得上这些儿女情长,加之冥青的雨露期迟迟未至,寻常地坤三四次雨露期的时间,他却一次也没有,备着的抑制药物也无用武之地。

 

飞镖带着传书划开窗户纸破风而来。刚刚领悟了第十重火舞旋风剑法的长虹剑主翻身截住了飞镖。

 

一人速来屋侧竹林。

 

落款是青光剑主。

 

未来得及细想对方是如何突破魔教的重围混入,常虹芝便带上了长虹剑只身前往。

 

林间的黑衣人见长虹剑主已至,先亮剑舞一式青光剑法亮明了身份,然后摘掉了头上的斗笠。

 

“你是……魔教护法桃冥青!”

 

“正是在下。”

 

“原来是你一直暗中相助,这十多年来委屈你了。不知青光剑主此行何事?”

 

“自然是助你们突围。”冥青将一个玉瓶和青光剑丢给常虹芝,“青光剑还请少侠暂且保存,这玉瓶中是化外人信香为无效的药物,你带去让天乾和地坤服下。然后,明早朝竹屋后方突围,我会在那里,到时候你假装挟持我,墨武会放你们离开的。”

 

“这……”

 

“别犹豫了虹芝,过几日投石车和炸药来了,可就不好办了。”冥青将斗笠重新戴好,“记住了,一定要确保六剑里所有的天乾和地坤都服下了药,我可不想提前你们的雨露期。”

 

“冥青你这是想干什么?”

 

“明天就知道了,我得快些回去了,不能让墨武发现了什么。”冥青微微一颔首,运了轻功消失在了竹林间。

 

————————

 

“虹芝,是谁来访?”回到竹屋中,其余人都各自休整去了,只剩蓝冰瑾还在等候。

 

“是青光剑主,他为我们策划了一场突围的计划。”常虹芝将青光剑拿黑布包好,“冰瑾,你去叫上逗逗和大奔,我们在达达那里汇合细讲。”

 

——————

 

再说冥青重新换上了青衫,装作刚打听完情报的样子回到了墨武的营帐。

 

“冥青你去哪里了?”帐中只有墨武一个人坐在案前看书。

 

“在下去七剑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他们明天一早打算从竹屋后面尝试突围,还请少主做好准备。”

 

“放心,不过是瓮中之鳖,跑不了的。等炸药一到,就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墨武放下了手中的书,朝桃冥青招了招手,“过来。”

 

“少主有何吩咐?”冥青不安地走近了墨武,被他一把拉住,失了平衡跌坐在他的怀中。

 

“冥青,近日你又好看了。”

 

“谢少主夸奖,在下怎比得上你的英武。”这倒是实话,火光映照下的墨武比白日里少了一分杀气,俊美的脸上生出了柔和。

 

“等父王得了麒麟血,我就和你成亲可好?”

 

“卑职微贱,怎配得上少主盛名。”

 

“又在说笑,天下谁不知地坤的珍贵,那帮可笑的所谓正派人士若得知了你地坤的身份,恐怕也要放下对我们魔教的针对,转而来讨好你了。”墨武伸手摘下他的发簪,解开头绳任栗发散了开来,“这几日标记淡了,我且补一补,也好盖盖你身上乱七八糟的气味。”

 

“少主……!嘶……”未等桃冥青抗拒,墨武便已经咬上了他后颈的腺体,愈合了七七八八的伤口又被咬破,熟悉的檀香再次融入血液。

 

这可不太妙。

 

冥青本就是因为标记淡了才敢想出让自己进入雨露期被挟持,然后协助他们脱困的计策,今晚却又被暂标,也不知明日用药物催出雨露期后能不能再压制住。要知道不管是哪种标记,被宣了主权的地坤进入了雨露期,便只有他的天乾可以帮到他了。桃冥青也没底。

 

但是事已至此,只能见机行事了。

 

第二日一早冥青便随了墨武守在竹林中。服下没多久的催情药物还没有发挥效果,只有腺体在隐隐发热,常虹芝他们出现在了林中,很快陷入了魔教的包围圈,墨武对上了常虹芝,冥青也进入了战斗中心,但只是拿着他的折扇这边丢几个镖,那边丢个烟雾弹,等着谁主动找上他。

 

过来的是雷辰奔,人称混世魔王的大奔倒是很适合来配合他演戏。药物的效果已经在变强,冥青还动用内力催发,水果味的信香控制不住地外溢,身体也逐渐失了力气。大奔没有料到事态是这般发展,在原地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简单过了几招,桃冥青就支持不住了,倒也省了演戏,就这么被大奔从地上捞了起来,拿剑横在了面前。

 

“冥青!”墨武从闻到果香的那刻开始就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却因为常虹芝的纠缠脱不开身,这回一个分神,被对方划伤了手臂,跌落在地。

 

“墨武你快放我们走,你们的护法现在在我们手里。”大奔得意地吼了一嗓子,一手扶着桃冥青,一手拿着奔雷剑。

 

“所有人退下!”墨武起身示意手下停手,“好个七侠,竟然也用此等卑劣的手段。”

 

“对付你们魔教还需要讲什么道理。不过想不到你这魔教少主倒也有情有义,你们护法居然是位地坤啊,进了雨露期可不好受啊。”花慕逗从一个瓶子里摸出一粒抑制药丸暂且喂给了桃冥青。

 

“我放你们走,但不许动他一丝一毫,否则我绝不放过你们!”墨武让手下的人退开,让出来一条路。

 

“放心,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自会放人。告辞。”常虹芝招呼众人从退开的道路中离开,稍息便远离了魔教的包围。

 

“少主,护法他……”

 

“今日之事不可外传,违者杀无赦。”墨武瞪了一眼问话的小兵。

 

“是!”

 

——————

 

七侠已撤离了魔教的视线,寻了一处山洞休整。马三娘和大奔出去放哨了,也正好方便了其他人交流。

 

“冥青,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你明明被天乾暂标,还故意引出雨露期,这下可压不住了。”神医无奈地摇摇头。

 

“早知道你这计划,我们怎么会选择当下突围,冥青你这是……”常虹芝担忧地看了一眼桃冥青,“何苦啊。”

 

“为了七剑合璧,打败那魔头,这算什么。”冥青笑了一下,手中的折扇贴着自己的额头,玉制的扇坠贴在脸上,却也染上了地坤此时过高的体温,“你们先走吧,我在这等墨武,再帮你们拖几日,你们想办法引墨心出来,三日后十里画廊的前山决战。”

 

“不可能,我们不会让你再落入魔教手中的。”

 

“虹芝,别为我误了大事。墨武他不会对我不利的。”桃冥青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安心去吧,青光剑留下。”

 

“可……”

 

“虹芝,我们走吧,冥青敢这么说,必然不会有事。”蓝冰瑾打断了常虹芝的犹豫,“况且墨武本性不坏,只怪他生错了地方,而且冥青他,想必也是心悦那人的吧?”最后一句是对着桃冥青说的。雨露期的地坤拿折扇半遮住热得泛红的脸,挥手开始赶人,“都快走了,三日后再见。”

 

等墨武收到了讯息只身赶到洞穴,其余人早已离开,洞中弥漫着果香,冥青的衣衫被他自己扯得七零八落,狼狈地窝在临时堆起的干草上。

 

“少主……”感受到天乾的气息包围了自己,冥青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属下无能……”

 

“这不怪你,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苦了。”墨武低头吻了吻桃冥青的眼角,“我这就带你回去。”

 

“在下……恐怕支撑不到回去了。”冥青拉住墨武的领口吻住了他的双唇,只是单纯的接触,却足以勾起天乾的占有欲。

 

虽然都是处子,天乾与地坤骨子里的本能却让这些事似是演练过无数次。

 

扯落的衣衫掉了一地,地坤散开的栗发铺满了小小的干草堆,上位者将人拢住在身下,无师自通地发泄自己,却又细心地照顾自家竹马的感受。

 

一场翻云覆雨后又是新的一轮,这催化剂的效果厉害,天乾的体力也是厉害。意乱情迷间冥青却还是有意避开了内腔入口,只为留自己一条后路。

 

非正常的雨露期来得猛烈去的也快。第二日傍晚从天乾的怀中醒过来,冥青已然恢复了十有八九,搂住他的手松开了,墨武也从梦中转醒。

 

“冥青,你醒……”

 

点穴的手比他说出口的话更快。

 

“对不起了少主。若我明日没有回来,想必你也已经自己冲开这筋脉。在下告辞。”

 

“你干什么桃冥青!护法!”

 

“对不起,我从来都不曾是魔教中人。”

 

“你开什么玩笑?”

 

“青光剑主桃冥青,见过少主。”桃冥青收拾好了他的衣物,帮墨武整了整他的衣冠,尔后从石壁的缝隙中取出青光剑,微微颔首以示歉意。

 

“你这个……叛徒……”墨武充满愤怒的目光中还带着不可置信。

 

“你我毕竟生而对立,我要报我的灭门之仇,你要尽忠尽孝,都没有错。我自认为现在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要杀我,两日后,若是我还活着你也便有了杀我的理由。”

 

“你可有真心待我,这十余年……我待你可不薄。”

 

“也许吧。”起码有八分是动了心。冥青头也不回地出了山洞,留无法动弹的墨武独自面对冰冷的石壁。

 

————————

 

魔教大军包围了十里画廊的前山,六剑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墨心和魔教大军,还有突然出现的桃冥青,看似毫无胜算。

 

“想凭区区六剑就打败我?孤王可没空跟你们玩,集齐了七剑再来吧。”墨心扫了一眼面前的六剑,嗤笑了一声,转身欲行。

 

“休想走。”本站在他身后的桃冥青拔剑直指他的咽喉,青光剑在光下闪着点点闪电。

 

墨心反应过来避开了剑锋,桃冥青借势一点地,落在了六剑身后。

 

“你……!护法,想不到居然是你!你这叛徒!”

 

“本就心不在此谈何背叛,十年了,墨心,十年了,我等的就是这一天。”桃冥青持剑而立,站在七侠之中一同面向魔教大军。

 

常虹芝朝他点了点头,拔剑指向墨心:“墨心,今天我们七剑就要替江湖除掉你这魔头。长虹剑。”

 

“冰魄剑。”

 

“紫云剑。”

 

“雨花剑。”

 

“奔雷剑。”

 

“青光剑。”

 

“旋风剑。”

 

“七剑,合璧!”

 

七剑合璧的万丈光芒直冲云霄,第十重的火舞旋风剑法随这光而起,跌入火光的魔头瞬间被吞没,让这剑气撕得粉碎,化作了天地间的一缕烟尘。

 

麒麟随光而至,奔跑着靠近了七侠众人。

 

马三娘摇摇晃晃的身影从地上站起,手中的紫云剑指向了麒麟,却不想心口被一刀贯穿,还没来得及靠近麒麟,便栽倒在地。手中的剑脱离,划伤了还愣在原地的麒麟。血水喷了出来,化作上好的良药同细雨一起融入了大地,治好了重伤在地的七剑,唤回了大地的生机。

 

见过七剑合璧的人已全部归西,重伤初愈的六剑从地上站起,还未从除掉魔教教主的欣喜中回神,就听到了青光剑主的离别之辞。

 

“魔教教主已除,我这行于黑白两界边缘之人,就先行告辞了。”

 

“冥青,你我都是七剑传人,本应是兄弟,你又暗中相助无数次,何须如此生分?”常虹芝一跃挡住了桃冥青将行的方向。

 

“是啊,我们七剑好不容易聚首,你却又要离开。”

 

“好歹先参加了日后定会举行的庆功宴,在江湖人面前重新亮明身份,日后也方便了,在江湖上行走。”

 

“终究是魔教余孽,况且我亏欠了一个人,现下还需要还清的债。”桃冥青从其余六剑的七嘴八舌中逃了出来。

 

“是墨武吗?”冰瑾一猜便猜中了桃冥青尚存的犹豫,“放心,他没干什么坏事,我们也不会为难他的。”

 

“罢了,你去吧。不过这之后的盛宴务必出席,我们灵鸽联系。”常虹芝背剑而立,叹了口气,算是知道无力挽留这青光剑主了。

 

“定不缺席,在下先行告辞。”

 

——————

 

“你这个叛徒。”刚一进山洞,桃冥青便被掐住了脖子,按在了地上,他也没有反抗,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脸,却有微凉的液体滴在了他的脸上。

 

桃冥青不语,也不去擦滴落在自己脸上的泪水。

 

“你明明知道……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扼住他脖颈的手终究没有用力。

 

“你也明明知道,你自己从心底里的不赞成他。”桃冥青抓住了掐住自己的那只手,“现在你我都成了无家无亲者之人,我灭门之仇已报,你这杀父之仇,要报便来找我吧,我在此奉陪到底。”

 

“啧。”墨武提起地上的人赌气地摔到了石壁上。

 

“看来少主是无意寻仇了。”桃冥青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颦一笑还是当初的护法。

 

“别叫我少主,已经没有魔教了,也不存在什么少主了。”

 

“你始终是我救下的那个少主。”桃冥青做了个请的手势,“不知少主愿不愿意与在下携手共行于大江南北。”

 

“凭什么认为我还愿意和你走?你当你的青光剑主,我做我的魔教余孽,又如何同行。”

 

“凭你我都已是天涯沦落人啊。”

 

“哼,桃冥青你还是满口假话。”

 

“好,那在下就是凭着少主心悦在下,下不了死手,可还行?”

 

“算你会说话。”


tbc

评论
热度(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