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有朝一日(spideynova)

加粗的注意

是把带糖的刀子

好吧,其实感觉挺合适今天的日期的?

ooc注意

*第一人称为一个普通的义工,长得和Sam有些相像






我负责照顾的那位老人,有九十多岁了吧,有些老年痴呆但清醒的时候十分有意思。据他自己所说,他年轻的时候还是一位超级英雄。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放在柜子上的一个头盔痴痴地愣神,也没有注意到我这个意外访客。我看了看他的头盔,是一个前额有个四角星的黑色金属头盔,样子有些蠢,但是看起来老人很喜欢它,而且每天都有擦拭,因为它还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光泽。

 

等了一会儿后,老人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但他的表现让我很好奇。

 

“Sam?!”当时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叫出了一个我不认识但是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名字。

 

“您好,我是负责照顾您的义工。”我没在意老人奇怪的表现,只是微笑着介绍了一下自己。也许老人只是想到故人了吧。不过听说他没有后代,那又会想到谁呢?

 

“哦,抱歉抱歉,我都糊涂了。好久没有人来了,你可以陪我聊聊天吗?”老人似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挪了挪身子,在身边空出了一个位置。

 

我应了一声走过去坐下,我的工作本就在此,陪这些孤寡的老人度过他们的余生,也就没什么理由拒绝了。

 

不过说是聊天,其实都是老人单方面在讲故事。

 

老人那天讲了很多,他说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超级英雄,我知道那个年代,那阵子盛产各种超能力者,说不定在街上和你擦肩而过的路人会是美国队长。

 

他说他当时还在念高中,被神盾招募了去,带着一支超能力小队,他是他们的队长。队里有一个会飞的讨厌鬼,也不算是讨厌鬼,只是刚开始会和他对着干,后来吵着吵着闹着闹着就打到床上去了。听到这里结合老人没有后代的情况,我隐约知道我让他惊讶的原因了,是想起那个人了啊。不过他去哪里了?都是超级英雄身体素质应该都不错的吧?

 

之后老人又讲了很多关于他们的故事。

 

有一次在梦中发现他怕兔子,然后这便成了他一辈子玩他的梗。后来有一次对方生日,他使坏买了一对兔耳朵戴在头上等他回来,但那天他回来的晚,等得他都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后来是被对方惊叫的声音吓醒的,不过事实证明如果是他的话,对方似乎不在意加了一些兔子的元素。

 

听他讲故事挺有意思的,老人的话匣子打开了就有说不完的故事,比起一些沉默寡言的老人,我似乎挺喜欢我伺候的这位话唠的。虽然每天过来都多少被喂了一嘴的狗粮吧。

 

除了讲他的恋爱史,老人还会给我讲他和那时候队友们的故事。

 

他说他曾经有一个富二代的队友,却偏偏不愿意在家里好好待着过日子,要去什么叫昆仑的秘境习武,后来出来在纽约做了几年超级英雄,然后又被昆仑的长老们招了回去,去做他桃花源的国王;还有一个从小欺负他的校霸,这家伙其实特别崇拜他的超级英雄一面,只是一直不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之后知道了真相,那表情特别有意思……

 

老人每天都会给我讲这些东西,但偶尔病犯了的时候,就痴痴地看着那个头盔,或者望着窗外的天空,问他在看什么,他说在等人。等谁?他说在等星星。

 

我一直照顾这位老人到他离开的那一天。

 

那天早上老人特别兴奋,他说他终于等到他了,他来了,而且马上就要和他一起离开了。他把他的宝贝头盔送给了我,让我回家之后戴上试试,不要让别人看到。我默许了。

 

他是那天傍晚才走的,我和养老院的其他几个护工一起陪着他看着星星升起,老人的脸上漾着的是孩子般的笑。

 

一颗流星滑落,他把手伸向空中,“你来了……”他笑着离去了,空中的手骤然垂落,但是他走得很安详。

 

我一周之后才想起了被我丢在房间角落的头盔,一直没有擦拭了,它的表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吹掉上面的灰尘,我抱着试试看的好奇戴上了那个挺蠢的头盔,。一层制服瞬间盖上了我的全身,耳边响起了声音,听上去是一个中年男人。

 

“Peter,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到老了。我走了,我必须去阻止那场灾难。你一个人,要好好的。对了,如果你有幸听到了这段话,想必我的头盔也到了你的手里了吧。请帮我给它找一个更好的主人吧。爱你。Sam。”

 

我想起了以前历史课上讲过,有一任新星叫Samuel Alexander。

 

还有一任蜘蛛侠,叫Peter Parker。

 

end

评论(3)
热度(6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