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怠惰的小甜饼写手。

欢迎加入终极小蜘蛛冷cp们的同好群663591147。咸鱼瘫JPG

沉迷各种冷坑N年
墙头越来越多,但本命只能是我的Danny!

   

因为我喜欢你啊(spideyfist)一发完

写的有点长,18年第一篇文
这是拖了好久才码完的一篇,所以前后文风有点差异,见谅。
这个性转梗很老我知道,但是看到漫画变体封面里漂亮的铁拳小姐姐还是想写一篇,然后就写长了_(:зゝ∠)_
就是想看小姐姐打架,看双向暗恋还特别别扭的小两口
结局开放向,但是我是坚持不虐的啊,真的
梦境那里参照了漫画的终极宇宙死亡片段x被捅刀的话我的错,我写的真的是甜饼!
还有cp这次真的是无差!Danny小姐姐也可以很厉害的!
以下正文
(最后还是没有变回来嘿嘿)

Danny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觉醒来自己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起先她甚至没有发现自己身体微妙的变化,只是套上了一件外套,准备去洗漱。还是和她隔壁间的Luke在卫生间遇到她发出的疑问才让她醒过来。
“小姑娘你是谁啊?”这句话让Danny从早晨的迷糊中瞬间醒过来。
“你在说什么……”Danny开口了,但是他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那分明是软软的女音。
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现在他们坐在实验室里等待分析检测的结果,Danny身上穿的是Ava的衣服,她自己的那些宽松T恤显然不适合她现在的身体,衣服的主人此时也坐在她旁边。
Peter和Fury带来了研究员们的分析报告,没有魔法残留,没有科技加成,也可以排除平行宇宙,身体一切正常,嗯,作为女性的身体,能力测试中也没有什么异常,所以,这一切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而且没有一点痕迹,如此地自然。当事人平静地坐在长椅上,她自己对于性别似乎没有太大的反应,
“观察一段时间,等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们,这期间照顾好她。”Fury交代了一下Peter,把空间留给了年轻人们。
“Danny,你有什么不适应吗?”Peter目送着独眼老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转过身看着Danny,但是很快又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现在的他,不,是她,这么说,该死的性感。原本就偏长的头发似乎因为这个意外又长长了一点,柔顺地散落在肩上,眉眼之间还是独属于Danny的柔和沉稳,现在平添了一分秀气但又不失气势。她的外套还是自己的,现在正松松垮垮地堪堪挂在肩膀上,属于年轻女孩的身体曲线在宽大的衣服底下若隐若现。
Peter轻咳了一下,缓解了自己的不自然。
“说没有不适应是不可能,但是我对于性别其实没有特别看中,如果能变回去那是皆大欢喜,如果不行,我也就只当这是命数。”Danny拉了一下快滑下去的外套,“不过那我可能需要一套新制服了,Ava你对于女性的制服有什么建议吗。”
“我可以借你我的制服研究一下。”Ava耸了耸肩,“不过你真的接受良好吗?”
Danny摇了摇头:“顺其自然罢。”
“Danny有什么事一定要说,我们都会帮你的!我可是答应了Fury好好照看你的。”Peter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拍了一下自己。
“谢谢你们关心。”Danny只是点点头接受了他们的好意,“我会的Pete。”后面的话是对Peter说的。
Peter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什么触动了一下。
是的,Peter知道自己对Danny的感觉,一直都是这样默默喜欢着他,但是碍于种种原因,不敢表露。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仿佛上帝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不过如果现在立刻表露自己的心思,似乎又有点乘人之危,也不能这么形容,反正就是很奇怪。Peter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空空如也,急需丰富的词汇来形容此时的心情。
Danny又何尝不是呢,爱情可以让人变得迟钝,以至于Danny都没有发现Peter一直以来对他的感情,这次意外,好像是上帝刻意安排给他们的,Danny其实注意到了休息室里Peter不自然的目光,虽然转瞬即逝,但是自小锻炼出来的敏锐帮助他察觉到了这丝异样,虽然当时她还没有想通,但是之后仔细想想,他也是处于这种很尴尬的感情中的吧。
上帝的这个玩笑一直延续了很久,这期间,Danny不得不以另一个新的身份重新进入校园。不过刚回归学校的一周,她就遇到了一些男生不怀好意的围堵。新来金发的漂亮女孩很容易就引起了学校里一帮比较社会的男生的注意,无害的外表让她成为了他们下手的对象,但是,铁拳的名号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得到的。
神盾暂停了她这几天的放学后的训练,不太想回去神盾休息室的她就找到了学校操场旁边的一个安静的角落,起码这里还有新鲜空气。不过Ava在此之前提醒过她,会有人对她不怀好意,女生之间总会有各种消息。所以当她正戴着耳机望着操场愣愣地出神时,那群人围住了她也并没有让她太惊讶。
“嘿美人,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那群痞里痞气的男生很快就围住了Danny,领头的红毛整个人挡在了她面前,“要不要哥们几个带你去玩玩啊。”
“不了谢谢,我比较喜欢看这里的风景。”Danny没有对于他们的行为做出什么反应,甚至都没有摘下耳机。
“那可由不得你了。”红毛挥了挥手,一个高大的男生从后面按住了Danny的肩膀。
“我不想打架。”Danny的眼神变得犀利,“但是如果你们先动手,那我就不得不失礼了。”
“切,小娘们牛什么牛,到时候有的是你求饶的。”后面按住她肩膀的高大男生不屑地哼了一声,双手向下想把她整个人抱起来。
“既然你们不仁那我也只好不义了。”Danny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身体前倾,以自己为支点,借对方的力把他从身后摔到了前面。仰面躺在地上的高大男生还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红毛的老大反应快一点躲开了,不然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们两个了。
“愣着干什么,都上!”红毛似乎被惹火了,“有意思,但是希望你把力气用在女人该用的地方。”
Danny并不理会他露骨的话,只是摆好了战斗的架势,耳机里的音乐循环到了下一首,是适合打架的快节奏流行歌曲。反手又放到一个男生,刚好把还没有爬起来飞高大男生又砸回地上,从容地躲开挥舞过来的拳头和恶意的美工刀,Danny勾住了持刀男生的一条腿往前一勾,那人因为重心不稳硬生生地来了一个一字马,握刀的手因为痛松开了,Danny接住了刀子,飞到一边的树上钉了进去,“玩锋利的东西最终都会是你自己受伤,以后记得别玩了。自己才是最好的武器。”
“你这娘们废话怎么这么多!”高大的男生终于站了起来,对于刚刚的一摔他显然耿耿于怀。
“你们真是不知道知难而退啊。”Danny叹了口气,耳机里的音乐进入了高潮部分。
有些男生畏缩了,但是他们似乎都怕红毛,红毛没有让他们撤,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扛着。Danny看了一眼红毛,“看来你是他们的老大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做擒贼先擒王。”Danny这次主动发起攻击,一路冲到了红毛的面前,他的速度很快,红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制住了,双手被反按在背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力气居然无法挣脱一个看上去温和的小女生的禁锢。
“将军。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们没有什么意见了吧。”Danny的语气毫无波动,耳机里的音乐进入尾声。
“我们撤。”红毛被松开之后活动了一下手,狠狠地瞪了一眼Danny,“到头来也不过是个女人,这次让你嘚瑟一下,下次有你好看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女人该做的事。”
Danny倒是无所谓这个挑衅,这种程度的人来多少她都不怕,还不如神盾的机器人有一战的乐趣。
她并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也没有和队友提起这件事,让队友操心可不是她的风格,好吧,其实她只是不想让Peter再担心,他现在事情够多了。不过她没想到的事,他们还真的会找人来报复,而且还差点让她栽了。
这天是她变成女儿身的第一个周末,Ava拉着她去商店买衣服,作为女孩子她实在看不下去Danny这么亏待自己了,天天穿着神盾给的制服就算了,拖着大了几号的鞋子也算了,但是她是根本不知道太大的衣服让她露出来的皮肤使她得到的回头率多高吗!而且看上去她现在也没有变回去的迹象。Danny其实是不想去的,虽然外表变了,但是内心作为男生还是不喜欢逛商场的,而且买女生的东西以后变回去了就用不到了,浪费。但是耐不住Ava一副你不去我就这么一直盯着你的架势,她只好妥协,放弃了周末的美好时光跟着去了商店,同行的还有不幸被抓来的队长好欺负的(划掉)壮丁Peter。
说真的,男孩子对于商城真的不感兴趣,真的是完全没有劲儿走下去,看了几家店之后Danny就和Peter瘫在了游戏区,倒是对面前娃娃机里的那只蜘蛛侠玩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个人挤在一起试图把蜘蛛侠夹出来。
Ava本来想直接上手强行拖人的,但是看了看气氛之后,难得耐心地等他们得到了那只蜘蛛侠玩偶,但是看两个人毫无节奏还想再玩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闯进去一手一个把他们拽了出来。“我们是来帮你买东西的Danny,不要被别人带跑偏了,成熟一点。”Danny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是只能硬生生地压回去,她理亏。Peter心里一万个委屈,为什么被抓壮丁还要挨骂!
好不容易采购完毕,虽然都是Ava挑的东西,Danny只有负责试衣服和刷卡就好,看着这些东西的价格Peter不得不再一次感慨有钱人的世界。男孩们瘫在露天咖啡店的椅子上不想动弹,Ava很无奈,但是毕竟也不能阻止他们,只好自己去点餐了。咖啡店这个时间的生意很好,等了很久Ava都没回来,憋得慌的Danny只好先去拐角的公共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待她出来时,一只胳膊横在了她面前不容分说地把她拖进了旁边小巷的阴影里,Danny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把刀子就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冰冷的金属质感隔着皮肤刺激着她的神经元末梢,威胁着不断跳动的颈动脉。Danny看到面前还有六七个人,都是一副社会的样子,手里拿了武器。她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前几天围堵她的那个红毛。
“你们……”Danny想说什么,但是脖子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点,拿刀的那个人粗声粗气地警告她老实点别动。
“货色不错,老规矩,消息提供者优先。”领头的戴鸭舌帽的男人对红毛说。
“谢谢大哥,不过这小娘们很能打,还是先带回去处理一下比较安全。”红毛皮笑肉不笑地跟帽子男说。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都是谁,都是听到这里Danny还是知道他们现在想干什么的。她提前了自己的行动,,一只手捏住了身后那人拿武器的手的手腕,在最脆弱的地方用力捏了下去,趁他吃痛松了一下手迅速夺走了刀子,与此同时弯下腰把重心降低,在那个人跟随自己也前移重心的时候,用脚勾住了他的脚腕,借他自己向前冲的力把对方掀翻在面前的地上。
“哟,有意思,还真挺能打。”帽子男拍了拍手,小巷两头各出现了三四个人堵住了所有退路,一场恶战的气息弥漫开来。
“过奖。”Danny伸手夹住了一只从左侧飞过来的麻醉镖,连同手中的刀子一同丢回给帽子男。
“不过你一个孤身的女学生又怎么打得过我们这么多弟兄呢。”帽子男闪身避开了她丢过来的利器,脸上是不屑一顾的冷笑。一群人都慢慢围拢了上去,包围圈渐渐缩小,不能在这里使用能力,现在的身体能做到什么程度也没有底,Danny在心里盘算着所有可能性。
那群男人的眼里或透露着贪婪,或透露着凶狠,或透露着淫邪,没有一个善茬。Danny躲开了迎面挥舞过来的棒球棍,但是背后没有躲闪得及,挨了一拳,他们在人数上占了很大优势,Danny再敏捷也无法完全躲开十几个人的攻击。几轮下来她的身上多处都沾上了血迹,左边的大腿被匕首划了一个口子,鲜血还在不断往外冒,染红用了她浅色的裤子:衣服在刚刚的打斗中被什么东西勾到,扯开了一边的领子,露出了里面的吊带,手臂和露出的肩膀上有好几处不同程度的擦伤,还有从背后传来的重物敲击后隐隐的钝痛。她的衣服上有很多血渍,一些是她自己的,一些来自被她揍趴下的几个混混。他们十几个人人来围堵她其实也没有占除了人数以外的优势,一个人被Danny徒手劈昏了还靠在墙根,另外两个躺在地上的刚刚从反方向冲向Danny,被Danny把攻击还给了他们自己人,他们一个直接被敲晕了,还有一个肩膀中了一刀,然后又被Danny上去补了一脚,踢到了垃圾桶旁边。
第二轮攻击没有隔多久就又开始了,根本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躲过了前面几次的刀尖,Danny感受到了身体的叫嚣,果然变弱了啊……刚刚明明命中了一个人的要害那个人居然还能打,得速战速决了。Danny运起自己的气稳定住身形,虽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但是在昆仑七八年的修炼也不是去度假的,昆仑的战士,不是几个小混混可以欺侮的。她纵身一翻,翻到了人群上空,在短暂的自由落体的时间里,瞄准了一个大块头侧身一脚踢在了他脸上,那力道瞬间让他偏离了轨道,不受控制地撞到了垃圾桶,整个人摔了进去。Danny借着反作用蹬到墙上抓住消防楼梯荡向人群之外的帽子男,毕竟擒贼先擒王这句话自然有存在的意义。
“大哥小心!”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很怂的红毛儿现在倒是很有勇气地上前接下了Danny挥过来的拳头,不过他自己也被揍到了地上,一只掉在地上的麻醉镖划伤了他的大腿。
“下次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Danny没有管红毛小子,站稳之后转过脸冷冷地看了一眼帽子男,“做坏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呵,是吗。”帽子男露出了危险的目光,Danny也感受到了不出两秒身后的那群人又要扑过来了,她现在可以选择解决眼前的这个人然后逃走,或者一绝后患,现在就打败他们。
没有多少时间给她思考,而且不管怎样,眼前这个人必须打败。她没有怎么犹豫就冲了上去,跨过地上的红毛。但是小腿却传递来被针扎的刺痛,她错愕地看着地上快昏过去了的红毛,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危险的笑。
糟糕。Danny暗恨自己大意了。她拔下扎进小腿的麻醉镖,里面残余的药物不多,但是过不了多久,药效应该还是会上来,到时候就全完了。Danny把所有气都调动了起来,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战意。那群人先是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又冲了上去。
“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还中了麻醉镖,没什么好怕的。”人群中传出这样轻蔑的话语。
Danny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和话,因为任何活动都会加快她体内麻醉剂效果的扩散,她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麻烦。
一记手刀劈在了刚刚说话的人身上,Danny没有再保留力量,砸晕了一个人之后,迅速闪到另一个人身后,同样的招式重复。等人群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已经有三个同伴倒下了。药效扩散的很快,Danny眼前的景象已经有些重影,但是加上带头的帽子男,现在她还有六七个人需要解决,有些悬了。她调用了气去抵抗席卷上来的困意,继续强撑着。
行动变得缓慢了,Danny啧了一声,撩倒一个人之后,从缺口突围了出去,拉开了几米的距离让自己缓冲一下。
困意还在席卷上来,侵蚀着她残存的意识。但是继续进攻过来的人又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拳头挥空了,双手都被制住,压到了身后,冰冷的水泥地面贴着她滚烫的脸,让她仅存的意识叫嚣着。
背后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身后的力道松开了,Danny费力地扶着墙坐起来,偏过头看身后的情景。
是Peter。
没有换上制服的Peter打起架来,还是头一次看到呢。Danny靠着墙看着Peter一一打趴下了那剩下的几个人,然后朝她走了过来。
“辛苦了Danny,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接下来的话Danny就没有听到了。
等她睡醒已经躺在神盾的病房里了,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那套沾满血渍的衣服也被换成了刚刚买过来的家居服。Peter坐在她的床边,正抱着从商店夹的蜘蛛侠玩偶趴在床沿睡觉,听到动静,Peter睁开了眼睛。
“Danny!”Peter惊喜地想给她一个拥抱,但是想到她现在是伤员,忍住了手,“你终于醒了。天呐还好你没有事,要不是我去找你,你现在说不定都被卖掉了!你知不知道我……我们多担心你啊。”
“我这不是没事嘛……”Danny微笑着抬手拍了拍Peter,“只是几个小混混,是我预估出错了。”
“Danny啊,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容易让自己陷入困境的,昨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不,我真的不敢想象结果。所以,在你熟悉现在的身体之前,一定要记得联系我们啊。”Peter凑近她,“你这样我……我们很担心的。”
“我…”Danny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不自觉地靠近的Peter,还好Ava及时解救了她尴尬的情况。
“Boys,别叽叽歪歪的了,晚饭好了,Peter你在这里呆了一天了还不回家和May姨报个平安吗。”Ava放下手里给Danny带来的晚餐。
“嗯,啊,是,既然没事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见!”Peter一脸尴尬地笑着,打开窗户从神盾的母舰上跳了下去。不过那只蜘蛛侠玩偶被留在了床上。
“你们这些男孩到达有没有情商啊。”Ava无奈地摇摇头,“你不会没看出什么吧。”
Danny沉默地摇摇头。
Ava作为队里的理智担当,自然知道她在表达什么,“你在担心会遭到拒绝?还有同性的这些事儿?但是你知道Peter不会在意这些的,他喜欢你。每一个你。”
“还是再等等吧。”Danny拿起那只玩偶,轻轻捏了捏它软乎乎的脸。
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真正让他们捅破这层纸窗户的,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
那是Danny变成女儿身之后参与的一场最惨烈的战役,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年轻人们拼尽全力才堪堪打跑了敌人。代价也是十分惨重的,Sam的头盔被开了一个洞,没有伤到头但是差点因为头盔短路从高空摔到地上;Luke被特质的子弹打中,昏迷不醒;Ava被一个耍刀子的划伤了好几道,虽然最后打倒了对方但是因为右腿下骨折失去了行动力。Peter其实是看上去最严重的伤员,但是他还是死撑着,顶着背后火辣辣的伤口,拼了命也要撑到最后一刻,毕竟,气势上不能输,不然就满盘皆输了。在敌人逃走的那一刻Peter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陷入了昏迷,Danny和Sam其实是一边一个接住他了的,但是两个人也都已经是强弩之末,Sam的腰部被子弹击中,使不上力气,Danny其实也是被打昏过去一次再醒过来参加战斗的,她的脑子还有些浑浑噩噩的,眼前Peter触目惊心的样子让她的心里发慌。最后也不知道救援是什么时候赶到的,嘿,不知道Fury对此会作何感想。
她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长着犄角和吃不的绿色恶魔。火,到处都是燃烧的火苗,街坊空空如也,失去了头罩的Peter就这么站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但是在巨大的恶魔面前还是那么渺小,那么无助,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地上好像有两个昏迷的人,在放眼周围,都是蓄势待发的敌人。Danny张了张嘴,想叫一声Peter,但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她想跑过去,但是却被什么力量定在了原地,完全无法前进半毫厘。
一堵无形的墙横在她的面前,对面是战场,她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Peter一下一下地承受着凶猛的攻击,他明明已经快倒下来,但是还是强撑着,Danny感觉自己的心也被他牵着在抽痛,这样的人儿,怎么可能不让人疼不让人爱呢?她又想冲上去,但是还是做不到,即使只是想闭上眼睛不看这样的惨相也做不到,她感受到了自己心里的人受到创伤自己是多么难受,突然她又想到了什么,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原来,这几个月来Peter一直黯然的样子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不明因素影响嘛,明明她自己都不在乎的东西,那个人心思却这么细腻,果然还是栽在这个人手上了啊。
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在被烤得滚烫的地上,Danny很少哭,但是这一次真的忍不住了,真是怯弱啊,他们,明明都喜欢对方喜欢的要死,却都不敢开口,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愚者啊。
眼前的景象模糊了,雾霭散去,眼前是一片宁静,Peter安静地躺在地上,但是悄无声息。“Pete…”Danny终于摆脱了束缚,冲了过去,但是触及的只有冰凉的空气,她甚至连他的身体都碰不到。眼泪又不争气地涌上来,顺着刚刚还没有干的泪痕掉落,自己什么时间这么爱哭了?是因为变了个性别性子磨软了还是也对方是他呢。没人给出答案。
世界渐渐阴沉了,黑暗,黑暗渐渐笼罩了一切。
“Peter!”恍惚中Danny惊叫着从病床上醒来。
“你醒了。”坐在她隔壁病床上吊着一条腿的黑皮肤女孩把目光暂时从杂志上移开,“男孩们在隔壁,你可以去看看。”
“谢谢。”Danny下了床,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除了伤口牵扯到还有些痛,其他并无大碍。
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推开了门,房间里只有Peter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医疗仪器提醒着她这个人还是活着的。其他人都不在,应该是醒了之后出去了。Danny慢慢地挪到Peter床边,像上次他守着她那样趴着。
“Peter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了。”Danny开始低声地喃喃,“这很奇怪,但从刚开始,呃就觉得你很特别,虽然那时候的你很冲动,但是那也无法抵消你的责任心,你的勇敢热情。你总是说我的话是从签语饼干上学的,掉书袋子,但是我还是想把那些美好的句子用在你身上,因为它们仿佛天生就是为你写的。形容你,我总是有些词汇贫乏啊。我做了个梦,梦里你死了,那时候我很心疼,因为我那么喜欢你啊。我猜,你也是喜欢我的吧。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要等你醒来之后再说啊,等你醒来,我一定亲口告诉你,让我成为那个和你永远并肩作战的人吧。唉,当女人当久了,我都变得矫情了,算了,你好好休息吧。”Danny悄悄地退了出去,他并没有看到Peter睁开了眼睛,嘴角带着微笑,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傻瓜。”

end

评论(5)
热度(39)
© | Powered by LOFTER